难忘我在乡下与少妇的性经历最新章节

作者:叶倩彤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难忘我在乡下与少妇的性经历

    大学毕业不久,我祓派到罗山具的东甫公社李寨小队四清,这个小队穷得很,每家都是一个破草屋,家中什么都没有,真是使人难以理解,这样穷的地方,还有什么四清向题昵?经过初步调查,小队妇女队长是一位好干部,她己是一位55岁的老太太,因此我决定扎根於她家,四清干部最大的违纪是不能与社员发生性行为,我这种安排得到了上级的同意和批准,住在老太太家谁也不会想到一个27岁小伙子会与老太婆去勾搭。

    农村中有一个规矩,只要出五块钱,就可以与别人老婆玩一次。当然我是不敢做这种事,而农村妇女都愿意与干部,特别是与大学生玩上一次,认为是一生的荣耀,甚至她就会在其他妇女面前吹牛,宣杨自己有媚力,这样就很快传遍全村,那还了得。

    这个妇女队长叫任崔氏,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因此我有什么事都与她商量,她平时也很关心我,只要家中做一些好吃的总会留一些给我,我也礼上住来,经常去公社集市上买一些能吃能用的东西,送给房东。她也把我送给她的东西拿出来显耀,由此关系越来越好,亲如一家。

    事情发生在某天早上四点,房东早起去耕地,任崔氏为丈夫做了早点,同时给我也煮了一个鸡蛋给我吃,由於我还睡在床上,她就坐在床沿上喂给我吃,我知道她家很穷,不接受她的款待,要她自已吃或留给儿子吃吧,在这个推让过程中,她抱住了我,由於我对她巳有感情,无意地握住她的手,谢谢她。

    这时她却不放我了,把脸贴在我脸上,默默地偎依着,此时我也感到很温暖,再加上已有几个月设有做过房事,脸也红了,老二也硬起来。她也试着用手摸到我的便服里,直插到我的老二。她开口说:“我看你己经想了吧,我也特别喜欢你,可以陪你玩一下,但你可不能给我宣杨。”

    她对我这样一说,我原先的顾虑也打消了,她怕我宣杨,当然她不会给我宣杨,那就没有什么可害怕了,最多给她一个五块,也不管她看上去是一个老太太了,就主动地抱她,抱到她的床上,开始摸她吻她,把她衣服扒得精光,二个裸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她也迫不及待地将我的小鸡送入她的穴穴里,她发疯地扭着身体,迎合着我的冲击,我施展出我以前的本领,弄得欲仙欲死。

    很快我把精液喷射出来,我惑到她的穴还很紧,在黑暗中,也看不见她那老太太的脸,而感到我还是与一个少女做爱那样。她搂着我,叙述着她的一生:任崔氏是童养媳,所以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自己的名字,丈夫比她大十岁,现在己没有性要求了,而自已从小吃苦,锻炼出好身体,所以还有性要求,但从来没有与别的男人接触过。

    “与你是有缘,你一来我就喜欢上你,与你好上一次,那我这一世没有白来世界,我也真想与你生一个孩子,只要你贴补一些丈夫,我丈夫就不会管我们的,而且他还希望我们给他生个孩子昵?”虽然任崔氏己经55岁了,但我在农村四清的一年时向内,她可以解决我的性饥渴,与她玩还是很舒服的,小鸡在躜洞洞时,年岁大小是没有差别的,洞洞是一样的。

    虽然老太太与我妈和舅妈差不多大,但她有不同风味,而且在农村中找不到我发泄的地方。任崔氏提出要保持下去,就说:“你只要给老任每月伍元,我就可以随时陪伴你。你看中生产队中谁,我可以给你拉上,让你与我们妇女一个个玩一遍这么样,我知道他们都想与你好上一好。”这种安排太诱人了,我真想不到妇女队长还能做这种拉皮条的事。

    我就答应了下来,但是有二点要说明,一个月我最多能拿出10元钱,再多我也没有能力了,另外这件事是绝对保密,可不能宣扬出去,否则我会受处分的,至於谁来陪我,我都可以,每星期有其他一个妇女给我安排一下就可以了。

    妇女队长很痛快地同意这种安排,大约谈了半个钟点,我们性趣又来了,第一次玩时因为俩人都是太激动了,很快就结束了,第二次我们就畅开来玩了,由於房间内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就把她想像为年轻的少女,用手摸她时,皮肤还是很光滑的,穴穴也很紧,她的叫声也是很美妙的。

    就这样感到很舒服,很投入,我用手摸着她每一个地方,两只手拱着她的脸,向她热吻,老二又向着穴穴冲刺,她的蜜汁也滚滚流出,这次做爱使我心扉大开,我们整整玩了半小时,简直是前所未有过的舒畅,任崔氏也发疯了,“我的好丈夫,我要你,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你要什么都可以。”我真想不到与老太太玩与姑娘玩一样,只要心情好,同样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第二次射精了,二人同时达到高潮。这一次做爱可以说永世难忘。从此,我们俩人是放荡无比,只要我想要玩,她就会脱下裤子(不穿内裤的),身体爬在灶台上,翘起白的屁股,让我从后面插进去,我的二手握着她下垂的双乳,嘴啃着她的后颈,这种美妙的方式我们经常发生,真像一对初婚夫妇。最为有趣的事是她告诉了我多少农村中鲜为人知的性故事。

    在穷苦的农村中,人们活着就为了吃饱穿暧,也没有娱乐,晚上无钱买油点灯,就早早睡觉,在床上作乐。平时偷情成了生活中主题:农村比城市开放多了,一家人三代睡在一个坑上,媳妇生了孩子常常弄不清是谁的孩子,是爸的、还是兄弟的,还是他孙子的。

    过去地主可以娶几房老婆,我们这里是一家人公用一个老婆,我们这里来帮工付不出工钱,就以老婆陪别人睡几天觉作筹码。在这里什么事多会发生,老婆与别人唾觉的人越多,丈夫越光彩,所以你想与谁睡觉,与我说一声。让你派饭时还带着包括陪你睡觉,她答应我每次派饭时,要我多给伍角钱,就包括了陪你上床。让你过过原始社会的生活。让你在临走之前,李寨给你留下一堆孩子。

    老太太的性欲毕竟要比年轻人低,我年轻性欲强,任崔氏就感到满足不了我了,她就开始准备给我拉皮条,首先引见的是她的侄女,她的丈夫是大队团支书,家住舒寨,在家中是丈夫怕老婆,一天她来串门,我还睡在床上,她就到我床前与我聊天,向我打听北京的情况,就是没话找话地聊,慢慢就坐到床沿上了,开始上正题了,她说舅母叫我来陪陪你,说你还没有结婚,让我教你怎样能生儿子,我来帮你生。我一听知道我的老情人安排的,让我高兴高兴。

    我拉了她的手,我送你一条尼龙花围巾好吗?她说:我不要你送我什么,我是愿意与你好,只要你喜欢我,我就来陪你,她侄女己把手伸到我的被子里,一把揪住我老二,这时任崔氏己经走进房了,笑嘻嘻地与我说:“是我叫来的,小翠比我年轻,你喜欢她吗?”在城里一个55岁妇女还是很好看的,很丰满,大舅母还打扮得花枝照展,而任崔氏已一头白发,但很健壮。

    (二)

    小翠长得不算好,中等,但很风骚,在她的面前,心都加快跳动,很快地大家都脱去衣服,三个裸体者抱在一起,小翠的手一直套弄看我的老二,我的二只手,分别摸着二个人的阴核,我嘴也忙够不仃地衔着她们的乳头。在小翠的穴穴中,密汁越来越多,任崔氏叫我向小翠的穴穴中插进去。在此时我感到二个人同样可爱。但与小翠还是第一次,刺激更大一些。

    嘴对嘴,舌头对舌头,将整个身体溶合在一起,而另一只手的二个手指挖进任氏的穴穴,用手满足她,一男二女在床上滚滚着。使我人生的道路享受到最大的快感,我想不到在农村还有这样乐趣,我没有白来一趟。从此开了头,下面是越加无法收拾了。

    从此我固定在她家同吃同往,每月绐他们十元钱,有一老一小陪我做爱,应该是很满意了。可是在这个穷的村寨中,四清工作也就是对付上级,上面要什么,我们也瞎编一些,平时参加一些劳动,做做样,也很受欢迎,空下来做什么昵,就想找女人玩玩。

    有一天,妇女队长领了十多个妇女下工回家,一般妇女下工要早一些,要回家做饭,我刚巧遇上了。他们正在捉弄一个14岁小男孩,那些结了婚的妇女一起在扒他裤子,一会按到在地,裤子也脱下来了,小男孩的小鸡已弄得高高昂起,有四个妇女正在猜拳,决定谁去吃童子鸡,正在此时,小男孩一溜爬起来,赶快逃走了。

    这个好戏也看不成了,他们就转过来向我吃豆腐了,“老仲,听说想老婆了,你在这里喜欢谁,我怎么样,我想扒你一个五块。”说着,就来拉我了,“到我家去”,这个任二嫂新婚不欠,长得在全村最美了,一付骚劲,真使我心动,但当着这么多人,我脸也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好回绝,也不好答应,我还是假正经地开玩笑地说“你把我拉去了,她们答应吗?”,“有什么不好,一个个抡吧!”。

    “可不能开这个玩笑,我可还要在李寨呆一段时间昵?我算什么呢?”,“白马王子,我们李寨的妇女都喜欢你,今天就与任二嫂同房吧?我们一起去闹新房吧”。大家拥着我向任二嫂家中送。看样子是动真格了。“不行不行,今天不行,妇女队长救救我吧!”虽然我心中想玩一玩,但不能被大家捉弄。“好了好了,给我们的白马王子留一些面子吧,我保证以后能满足大家的。

    今天就算了吧,日子还长呢,每个人都有五块好吧,由我队长来安排。我来派饭吧,我们可不能把他身体弄坏。”大家真是听队长的话,这埸闹剧也就暂告段落。

    我在李塞的性福生活从此开始,李寨成了我的皇宫,皇宫中住着都是比我大的妃子,在李寨有些妇女我是中意的,但有些妇女看起来就不舒服,如果队长绐我派了饭,我也不能不应付一下,有一位是军属,那可不能动的,末出嫁的姑娘我也不能动的。我尝到了各种各样的滋味,真是尝遍了人间最美好的性生活,真像皇帝一样,在李寨我有十个妃子。

    第一个妃子就是任二嫂,任崔氏把第二天的饭就派到她家,真是美极了,她是李寨的最漂亮的女人了,五官端正,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甜,我真是喜欢她,如果把她娶为老婆,我也真干,吃早饭没有什么事,大家要上工,任二嫂走到我身边,把我的小鸡抓了一把,偷偷对我说,中午早点来,那天中午我早早就去任二嫂家。

    任二嫂提前下工就回家给我做饭,一见面任二嫂开口就说…你…想现在跟我干吗?要干乘任二还末回家,现在就干,怎么样。任二嫂断然地冒出这一句,令我惊吓不己的话。任二嫂就在这时后毅然地拉起了上衣扔在灶台上。

    她那一双超大迷魂的巨胸脯因此弹现我眼前,并以它们紧贴着我的胸前,上上下下的摩擦着我因为喘气而起伏着的胸口上。我的阴茎马上硬挺起来!任二嫂拉我的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小嘴也贴了上来,舌头往我口里直打转搞弄着。她的主动态度令我兴奋非常,我真的连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情景。

    我不管那么多了,想也不想、迫不及待地一把抓着任二嫂的短裤和内裤的裤头,猛力一拉,一举把它们都给褪了下来。望着她那茂盛的黑森林,我握起挺立着的阴茎就要急急插入,但任二嫂阻止我的前进,示意我别那样的猴急,应该先爱抚及撩弄着对方赤热的身体。唉!任二嫂在心中一定笑我没经验。别看我年龄轻轻,其实我已经有过数次的性经验了。

    只是大多数都是自己乱冲直搞的试验着,没有什么技巧可言。跟温书时一样,任二嫂很有耐心的慢慢引导我,没一阵子就进入了状况。我们两人的舌头彼此交卷纠缠,她的玉腿紧紧圈住我的腰部,她已经被我抚摸得湿透了。爱液抹流满着我的腹部,湿黏黏的!我把嘴唇向下移动,从脖子到胸部,当乳头被我含住时她振了一下。

    我一只手轻揉另一乳头,一只手早已在禁区探险许久,手指不停挖掘那迷人的小缝且沾染了淫水,看样子任二嫂已经准备好等我攻进城门内…任二嫂把双脚摆到我肩头上,阴部就明显清楚地现在我面前。她的大阴唇很厚很肥嫩,阴毛也很浓密,淫水使阴户闪闪发亮的,好不迷死人啊!

    (三)

    我使了一点力,拨开她那呈暗红色的小阴唇,湿答答的阴道处也清晰可见,血红红的肉壁,好嫩好滑啊!太幸运了!这时,我已不急於进入任二嫂体内,在淫意的指挥下,我低下头开始缓缓地舔弄任二嫂的阴部,舌头在阴核上不停打转,怪异的淫水味塞满鼻间。任二嫂的反应也很激烈,身体慢慢拱起腰部几乎悬空,喘息声越来越紧密大声。

    此时,淫荡的她充满野性的诱惑力,我重新抬起任二嫂的脚放到肩上,手扶着肉棒在阴门外沾些爱液作为润滑剂,便慢慢挺入,直到完全末入后才开始动作…我慢慢地前进又后退着,先是让膨胀待冲的肉棒热身,也让任二嫂温暖的阴道适应着摩擦感。

    然后,我开始越摇越快、越推越猛,任二嫂亦歇斯底里地呻吟起来,并用双手爱抚着自己的大乳房。我也感受到这一份的兴奋,更加使劲的抽插着任二嫂的润穴!任二嫂那滑润的阴道含包着我的大鸡巴,温暖湿润的肉壁紧紧地收缩着,夹得我更加地疯狂冲动,发飙的大力扭转晃摇着我的屁股冲刺着。

    这极度的快感让我永远都不想把老二在那窄紧的蜜穴里拔出来。可是,事与愿为,一心冲刺的我不久就高到了七重天,下身一震,颤了一颤,精液就喷射入在任二嫂的身体内。我们都软下来了,还紧紧地抱在一起,轻轻地告诉我,她是爱我的,只要我想她就可以来找她。我在二嫂家吃了三天饭,整整三天中午都要玩一次,一生中这三天是我最难忘的三天,真到现在我还常常幻想着了二嫂过一天夫妻生活。

    与任二嫂做过爱后,任二嫂把我们做爱的过程,再加上添盐加醋,越传越离奇,说老仲是如何能做爱,弄得二嫂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激情,我的形象已是李寨的白马王子,谁都想与我玩一玩,实际上,我只是把我以前使用的技术在农村中加以发挥吧?我在农村中这段时间,我还是最喜欢的是任崔氏、任二嫂和小翠,他们三人是真真爱我,对其他妇女兴趣不大了,但还是把李塞的妇女们轮流地玩一遍,公平侍遇。

    一天小翠到我这里说,她所在的舒寨的嫂子想今夜与我见见面,原因是嫂子结婚三年末怀上孕,她很想有一孩子,夫妻商量好,让我绐她怀孕,将来孩子一定很聪明,只要保密谁也不知道,生出后也不会有麻烦,今后我是回北京的,不可能再去见她的孩子。

    今天是大嫂能怀孕的日子,叫我这三天住过去,她说嫂子长得比我强,你会喜欢,她还说,她的婆婆也希望我去,她还可以一起服侍我。她还说你与嫂子好上可不能忘了我。我曾经见到她的嫂了,的确是个美女,我想将来的儿子也会很漂亮,而且是有二个美女一起服务我,太美了。

    当晚由小翠带了我去舒寨,心中很激动,美滋滋的。她的嫂子叫韩美玉,是安徵人,婆婆虽些抉有五十,但看起来还很丰润。为了避开李寨人知道,我是到天黑后由小翠带我去。

    到了她家美玉的丈夫己经离去,到仓库去值班,二个美女巳脱光了等我传种了,当然先与美玉贴身抽插,婆婆与我接吻,小翠在旁边着热闹,三下二下己经达到高潮,我让美玉屁股下放一枕头,二脚抬得高高的,我的老二对准着子宫口,使精子向子宫中送,接下来婆婆用口交把老二又吹硬了,第二回与婆婆大战,这次时间比较长,抽了三十下才喷射出来。

    我就一手抱一个唾觉。这样连战三天,婆媳二人都中了彩,在我离开时,她们给我生了一男一女。我当时只有廿五岁,性欲旺盛,但每天晚上却是没有妃子相陪,当然任崔氏可以晚上伴我睡觉,但家中还有丈夫和儿子,面子上还可要照顾一下。为此任崔氏给我安排了西宫任大嫂,她家丈夫患有病,又无孩子,她希望我住过去,可以每天晚上伴我睡觉。

    任大嫂40多岁,正当年,就来求队长帮忙,希望我隔天去一次,为此我在市场上又买了一床被服,名义上住在妇女队长家中,晚上就往任大嫂,一到她家,丈夫主动让妻子与我睡觉,任大嫂并不算漂亮,但身体很壮实,得到我,犹如游鱼得水,给她一个新的生命,与她在一起不但获得性生活的满足,而且做到温顺体贴。

    她真像是我的妻子一样,常常偎依着我的身上,诉说着一生痛苦的经历,13岁逃荒到李寨,做了任大当童媳,但丈夫性无能,每月也就几次从来没有满足过,有了我才真正做了女人,我真离不开你了,她常常向我哭泣,知道我迟早要离开李寨,她与我常常是说不完的话,她真心爱我,只要她能做到的,都愿意。我想不到在农村中还遇到一个深深爱我的女人。

    每次去她是粘住我不放,早上,当离开时还会流泪,依依不舍,虽然巳经是少妇人家,但我的面前还要撒娇,真像我的新婚妻子那样。由於我给舒寨妇女,受了胎,这件事虽然保密不讲,但流言蜚语却很多,说我是观音下世,给人送子的,因此有不少妇女找来求子,不少人给任崔氏送礼,要我给她送子。

    变成妇科专家,碰到实在推不掉的关系,任崔氏就向我开口,要我帮忙,当然我要问清她例假日,她长得我有兴趣吗?,我约定时间,要求她要洗好澡,要求她连续三天来,每次采用的式样是,在屁股下面填得高高的,二脚叉开用手拿住,使我的龟头碰到子宫口,使精液直接能进入子宫,这种方式,可以说十之八九会怀孕,还要她不能讲出来,说我给了她一些受孕药。

    这种事见好就收,而且我精力也有限,不能把自己掏空了。我在任崔氏家和任大嫂家各进行了二次,几乎都成功,成功后常常会送礼品,这些礼品我让给任崔氐和任大嫂。当时我担心的二件事,一件怕宣扬出去,被上级知道就会出大事,另外,怕身体支持不了。

    实际上这种过滤是多余的,对方可保密,即使有人问,也一口否认。另外,我的性功能却越来越强,反而在下乡一段时间,接受了贫下中农的各方面融合,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苦乐,锻练出一身好本领。

    在二十年以后,我再次去李寨,我的妃子都己经是老太太了,生活比过去富余了,她们都在操心儿女的婚礼,当然我也送了大扎,唯一要求让她们将来的全家福照片寄给我。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