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后我和知己上了床最新章节

作者:叶倩彤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失恋后我和知己上了床

    本文性爱故事导读:我知道严格在脱我的衣服,我觉得很别扭,想到了何翔,还差点喊出何翔的名字。我看着严格,想把他看成何翔,但是失败了,严格还是严格。所以,我大叫一声:“不要!”

    严格抱着我,在我耳朵边问:“你还是忘不了他?”一句话,就让两行泪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是的,我还是忘不了何翔,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就是这一句话,让我不再抗拒,何翔已经不爱我,我不需要再为谁坚守。当时我想的是,放弃吧,放弃过去,放弃自己,或许,我和严格有了什么之后,就不会再那么想何翔了……——

    我和严格是多年的好友,不太熟悉的人总以为我们是恋人,每当这时,我就会笑:“我们俩没有性别差异的!”的确,在我们多年的交往中,似乎从没把彼此当异性看过,我们在一起怎么都行,就是别提感情,多少年了都擦不出火花。

    那段时间,男朋友何翔在外地,严格也没有女友,我们两个便经常一起搭伙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吃饭的时候我要AA,严格不干,但是我回请就可以,他说AA太没人情味,搞得男人不像个男人,女人不像个女人。于是我就不强求,我们之间一直执行着不太严格的AA制,周末,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完了各自回家。干净利落。

    时间久了,难免会把严格和男友做比较,但在感情上我从未动摇过,虽然何翔不如严格周到体贴,并且离我那么远,可是我很爱他,那种感觉是对严格从未有过的。我对何翔的感情,就像蚕对桑叶无法解释的迷恋,打电话的时候,我甚至都对何翔说过:“我要是一条蚕,吐出的丝里都有你的味道。”何翔听了笑:“那你不是像新婚之夜的母螳螂一样,太残忍了呢!”

    没想到,最后残忍的,是他。告诉我何翔订婚消息的,是一个关系很一般的朋友,那个朋友认识我们两个,而且以为我已经知道才说出来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快晕了,但为了面子,我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着对朋友说:“我早知道了!”

    不知道我是怎么撑回家的,像被抽了筋一样,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回到家,我窝在床上瑟瑟发抖。我想不通,他几天前还打电话给我的呀,说了一些暖人心的话,为什么这么快就冒出个恋人?而且还订了婚!我打电话给他,手机关了。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我打通了他的手机,电话那端,他不出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默认也那么残酷,一出爱情戏,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在唱。

    我想忘掉他

    之后的几天,我没在单位泄露任何情绪,和往常一样,该说的说,该笑的笑。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不开心,但是,我很害怕回家,害怕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我连手机都怕,怕它响,又怕它不响,它所带来的任何一点信息,只要是何翔的,无论什么内容,都会令我更加崩溃。

    压抑久了的苗子,还是要发芽的吧。我以为自己能装得很像,可心里的苦,还是希望有个渠道让它流走。这是自己骗不了自己的,我天天下班后不回家,泡在网吧,那种嘈杂反倒让我觉得安心。

    一天晚上,我在QQ上碰到了严格。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对他说,最后,我还是对他说:“算了,不说了!”他追问什么事,我说没什么,只是很想喝酒。他说他正好也想,于是我们找了个地方碰头,之后商量到什么地方喝。其实,我在单位里和外人面前从不喝酒的,我不喜欢醉态被人看到,但我觉得严格是安全的,并且,当时的我,很希望有个东西可以让我大声地哭出来,每天假装开心太痛苦了。我想,只有酒可以让我无所顾忌地哭,而严格,绝对是个安全的朋友。

    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去我家。酒吧太贵,餐馆已经关门,严格和他表弟一起住,不方便。在去我家的路上,我还表情认真口气调侃地对严格说:“如果我喝醉了,你不用管我,把我往床上一丢,把垃圾桶放在床前,门关好,就可以走了。”严格看着我笑:“你真神经!那是当然!”

    我低估了酒精的力量,它不止是让我哭了,还让我把和何翔事情都说了出来。严格也红了眼睛,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我们像两个清醒的疯子,指手画脚地说着平时不敢对外人说的话,一会哈哈笑,一会掉眼泪。我觉得自己晕了,但怎么都不肯承认醉,还为了证明似地站起来要去卫生间,结果在门口就倒了。

    严格把我扶起来,我醉醺醺地看着他,挣扎着站稳,非说没醉,去了卫生间回来还要接着喝。再喝的结果是我趴在严格肩膀上哭了,严格把我抱到了床上。第二天他告诉我,我当时还半睁着眼睛傻里傻气地问:“我那么重,你怎么抱得动我?”

    我知道严格在脱我的衣服,我觉得很别扭,想到了何翔,还差点喊出何翔的名字。我看着严格,想把他看成何翔,但是失败了,严格还是严格。所以,我大叫一声:“不要!”

    严格抱着我,在我耳朵边问:“你还是忘不了他?”一句话,就让两行泪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是的,我还是忘不了何翔,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就是这一句话,让我不再抗拒,何翔已经不爱我,我不需要再为谁坚守。当时我想的是,放弃吧,放弃过去,放弃自己,或许,我和严格有了什么之后,就不会再那么想何翔了……

    身体先于情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严格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靠着我说了一会话,突然问我:“现在有一种关系,叫性友谊,你知道吗?”我想了想,说:“就是那种先是朋友,然后有了性,然后依然只是朋友;或者,有了性,所以成了朋友,但也就停留在朋友这一步的关系,是吗?”

    他说我聪明,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窗外是清晨,就像我的心,有点微微的凉。但我没再说什么,原本,我也不想他负什么责,不想和他再有什么。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刚刚被爱情刺伤,难道还想接着跌进另一份感情?别傻了还是!

    那天在办公室里,我想起昨夜。我和严格之间说爱情远远不够,那算什么?意乱情迷也好,寻找温暖也好,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接受吧!

    虽然之前从未想过两个人会发生这样的事,但真的发生了也没觉着自己大逆不道。性友谊?无非就是借口和掩饰,但也无妨,并且维持这样的关系反而更简单,因为没有爱,所以两人都不会那么伤心伤神。

    忙完工作,我打开了QQ,严格的头像是亮的,我马上隐了身,平时我们俩的话很多,没正事就胡扯,无论说什么都能很开心。可是,现在身体接近了,反倒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中午吃饭,在电梯上居然遇到了严格!他正好来这里办事,偌大一幢办公楼,那么多家公司,只有几部小电梯,以前从未这样碰见过他,现在却不早不晚碰到了一起!真是,巧合得有些讽刺……猛一看见对方的时候,我们都很惊喜,但马上就开始有点尴尬,我想,他肯定也一下想到了昨晚。

    调整一下情绪,我和严格正常地打招呼,然后一起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我和他的眼神都有点躲闪,目光相对的时候,都有点想笑,最后终于忍不住,我们面对面笑起来。

    之后,他的脚悄悄从桌底伸过来,擦了擦我的脚踝,我很快地躲开了,脸上却展开一朵微笑。他小声说:“今天晚上帮你去打扫卫生好不好?”这么漂亮的理由,我没拒绝。

    然后,我和严格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虽然彼此没有任何承诺,更多的时候,似乎是一种较量,一种试探,看菜下饭地给出自己的感情。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和严格相处的感觉很好,他对我的照顾那么细致入微,多年的情谊帮了大忙,他知道我所有的生活习惯,还知道我的口味,我们之间就像多年的夫妻那样,有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这算不算结局

    一天夜里,严格在缠绵过后紧紧抱住我。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到他忽然变得冰冷的声音:“你还没有忘记吧?我是不是只是你一时情感空虚的填充品?”

    我想都没想,当即否认,他松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打住了。我也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便什么都没说。最后,严格紧紧抱着我,我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了。

    那天晚上入睡前,我的脑子里是很乱的,我不是想满足生理欲望而和严格在一起的,那为什么还让他一次次地来?是不是他越来越熟悉的身体让我有了留恋?是不是他话语里酸酸的味道,让我闻到了爱情的气息?

    很突然地,何翔来了。那天晚上他来找我,给我打电话,说他就在我家楼下。当时严格正在我那里,我起床穿衣服,一边对严格说:“他来了。”严格随口问:“谁?”我说:“何翔,还有谁!”严格看我,什么也没说。

    我要出家门时,严格开口了:“我陪你去。”我愣了愣,说:“算了吧。”

    下楼时,我心里是忐忑的,两个男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我不想看他们兵戎相见,息事宁人一点吧,这样对谁都好。这样想,不知道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是不想让自己在两个男人间显得卑劣?我没时间考虑这些。

    何翔瘦了,黑了,怯怯地看我。所有的记忆呼啦一下全来了,因严格而淡漠的往事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回到了何翔的世界里。心疼,是我看见何翔的第一感觉。他说他想回来,重新回到我身边,请我原谅,让我再给他机会。我的心,疼了一下,软了一下。

    再上QQ的时候,我跟严格主动打招呼,对他说何翔想回来的事。他说:恭喜啊。然后发来傻笑的表情。看着那跳动的笑脸,我心里五味杂陈,“我还没正式答应他。”他只简单地回了个:哦。

    那天晚上我和同事在一家餐馆吃饭,有预感会碰到严格。果然看到他,不过是一个影子从门口擦过去,也许没看见我。

    第二天,我问严格,他说是,他看见我了,就因为看见了我,所以没进那家参观。很突然地,他对我说:“你对我,没有爱情。”

    我愣了,他很少这样跟我说感情,在这个话题上,我们似乎永远都是打着擦边球,因为都知道接近问题核心的时候,真相往往冷酷到无法接受。

    他的话让我哽住了,半天,我才说:“你也是。”他很快地接话:“如果你爱我,我会爱的!”我笑:“这是可以看菜下饭的吗?”

    他又问我,何翔是不是在我那里,我不说话,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样的关系,在我自己看来都很不清不楚,如何回答他?

    在和何翔在一起,感觉已不再是从前,虽然他对我极好,但那种好明显有赔罪的感觉,我不知道这件事淡漠下来后,他还会不会对我这样好。或者我们之间还会不会回到从前。

    至于严格,我们之间的联系明显比以前少了,有时候在QQ上碰到,他总是问我跟何翔怎么样了,我就哼哼哈哈地应付着,但想跟他说点什么的心情,是再也没有了。

    【延伸阅读:妻子的身下是我的好哥们】

    深夜返家,有"惊"无喜

    说来这是一个多月以前发生的事。

    自打春节离开家来到宁夏,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家了。我们是专业工程队,长年累月全国各地到处跑,哪儿有活上哪儿,一年之中在家呆不了两个月。

    不知为什么,那一段时间心里老是慌慌的,工作时也心不在焉。能有什么事发生呢?打电话给父母,老两口都说挺好的,让我安心工作。媳妇也隔三岔五发短信,说和小闺女两人也都平安。队长见我天天魂不守舍,说想媳妇了就回家看看。队里几十号人,个个都离家在外,谁不想家?和我搭班的同事探家还没回来,可我确实有些想家了,心里越来越不踏实。

    天气越来越热了,银川的夏天虽然很清凉,但我却想念家乡没完没了的蝉噪,想念自家小院里的树阴,想念女儿穿个小裤衩、光着小膀子在草席上翻来滚去咯咯笑的模样。

    终于决定要回家了。收拾起行装,踏上去火车站的路,我曾经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给媳妇打个电话呢?往常只要一定下回家的日子,马上就告诉她,下车回家就能吃上热和饭。但这次我决定不通知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让她惊喜一下!

    从银川到北京,再从北京转车南下到中原腹地———我家所在的小城,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静,没有往日归心似箭的紧张劲儿,也没有觉得时间难挨。一路上,我喝着茶,捧着一本很厚的

    武侠小说一页页地看,看累了,就睡一会儿,吃点东西。

    天擦黑的时候,我在离家不远的汽车站下车了。小城依然溽热、嘈杂,满街可见光着上身、皮肤黝黑正在歇凉的男人,街道上西瓜皮、食品袋随处可见。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了,闻着不远处飘来的熟悉的家乡风味的饭食,突然觉得饥饿,就坐在大排档上要了一碗糊辣汤,一盘水煎包。正吃着,一个熟人走过来拍我的肩膀,于是,坐下来要了啤酒、小菜,喝着、聊着,不觉已是半夜了。那个熟人有点喝多了,只顾絮叨,我拍拍行李说:“哥哥,俺得回家了!”他才像刚醒来一样,大着舌头说,你回……你回,哥耽误你好事儿了……

    夜黑沉沉的。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的心嗵嗵跳了起来。我拿出钥匙,小心地打开院门,放轻脚步向西屋走去。灯亮着,花窗帘被风吹得一掀一掀的。我蹑手蹑足凑上前,看见自家的床上,媳妇光着身子……

    不怎么想家了,看见别人回家也不眼红了

    她身下的男人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初中的同学胡某。说心里话,这一幕在我心里已经闪过很多遍了,离家在外的男人,有时会胡思乱想。工友们之间也经常互相打趣,说谁谁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什么的。只是我没料到,这样的事会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一刻,我有些发蒙,血直往头上涌。我看不下去了,悄悄提着行李退到凉房。打开灯,看见女儿一个人在小床上酣睡,毛巾被团在一边,小身子全晾在外边,我的心里一下子百般滋味涌上来,眼睛潮潮的。我偎在女儿身边,看着女儿天真无邪的脸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此起彼伏……

    我可以一脚踹开门,把那对狗男女收拾了,可冲动过后,女儿怎么办?

    媳妇是我自己找的,结婚这么多年,平平淡淡,也没打闹过。每次回家,也都是和和气气过日子,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独自撑门过日子,也有难处,也会寂寞,但她不该背着我做这种事。

    这胡某是和我从小一块玩大的哥们儿,我在家的时候,常来串门。他也是有家有口的人,他去年盖房,我还借给他六万块钱。朋友妻不可欺,这禽兽不如的事他怎么就能干得出来?!

    我想不明白,睁着眼一直熬到天亮。听见院门响,从窗逢里看见胡某走了。

    走进睡房,媳妇还躺着,看见我立在床前,一翻身爬起来,慌张地问:“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昨天半夜就到家了,媳妇就哭起来了。

    我说我都看见了。她哭着说,从去年起,胡某经常来家里,多次调戏她,还给她下过迷药。今年春节我走后,他十天里有八九天睡在我家里,她一个女人家,也拗不过他。

    我没打她,也没骂她,更没有找那个胡某算账。我在琢磨,媳妇说的是真话吗?她莫非不想要这个家了?那胡某是不是为了赖掉那六万块钱的账而给媳妇设了套?

    我想不清楚,也不愿再多想。又能怎样呢?现在找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不容易,为这事辞了工作不值当,闹出人命来更不值当。

    我在家呆了半个月,媳妇和我不像过去那样有说有笑了,她的神情和身体都处于戒备状态,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疏远和排斥。

    我重新回到了银川的工地上,这事我没跟任何人说。收工休息时,我一个人抱一本书,在一边看,心里却不清静。工友们说笑话,我的笑很勉强,已经没有什么事能真正让我觉得高兴了。每天早晨不到5点钟我就醒了,那个以前每天都叫醒我的闹钟派不上用场了…… 现在我不那么想家了,别的工友回家,我也不羡慕。回家有什么好呢?那个家、那张床也许早已经不再是你的了。

    遇上这样的事,很糟心,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七嘴八舌

    我不认为她是因为不爱你才这样做,只能说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有一个坏男人给了她体贴和呵护,让她感动,她想从他身上找回你们谈恋爱时,你对她无微不至照顾的影子……女人有时候就是很傻,太容易被一点点关怀所感动!如果你们离婚,她不仅失去你,还可能失去孩子,这是她最难以割舍的,离开了孩子,等于掏空了她的心。

    假如今天背叛的那个人是你的话,我想她一定会给你机会的。既然曾经相爱,就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华玉

    如果说婚前的感情是爱情,那么婚后的感情则由爱情渐渐转化而成亲情,它虽然也是美好的,但无法替代爱情的吸引力。女人,首先是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需求的人,其次,才是男人的妻子和孩子的妈妈。她不应该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和附属品。有些问题也许单纯从道德的角度来评判是不公平的。我以为,这一类问题换位思考好一些。———吟秋

    非常赞成这个年轻人的做法。冷静地对待这事,可爱的女儿以后会知道她爸爸的难处,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罗莎

    我认为遇事说开最好。当事人在一起好好谈一下。如果是老婆有了外心,就尽快分手,不要因此影响到未来的生活。———芦苇

    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婚姻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但是一旦暴露,也许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分手。男女关系的私密性保护了多少家庭表面的完整和幸福!———可可西里人

    如果你永远不能忘记她带给你的屈辱,永远不会再给她真正的笑脸,那么好离好散吧。学会放弃,才有可能重获新生———强生

    对于一个已经起火的后院,婚姻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名存实亡。是放弃底线一味妥协,还是保持所谓男人尊严,断然

    离婚?对于主人公而言,带着老婆去打工,或者回家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都缺少现实可能性。面对生存,这些出外挣钱的男人,也许只能寻求最低成本的解决方法,这是生活的现实定律!———土豆

    心理分析与指导

    心理专家夏君当感情遭受打击或伤害时,当事人往往会从震惊、愤怒、悲伤、沮丧、消沉之后最终转为面对和抗争,这是心灵的程序化反应过程。本案例中的中原,亲眼目睹妻子的背叛行为之后一系列的情绪反应,是常规性的,也就是说,每一个遭遇突如其来感情打击的人都会有这些反应的。只是因性格、文化程度不同,在反应强度上有所差异。如果处理得当,痛苦也会转化为助进因素。

    想对中原说:身体的背叛并不意味着心的背叛。应考虑到年轻妻子生理需要处在活跃期,并且身边还有一个想钻空子的引诱者等因素。应和妻子携力来抵御外界引诱,加固婚姻的城堡,让类似的伤害不再重演。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中原要尽快修复心理创伤。要想办法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出去,可找朋友倾诉、找心理医生帮助,还可以做些平时顾不上或舍不得为自己做的事,这些都是医治伤创的办法。不要害怕消沉,消沉之后,你还会再次振作,这是人的本性,人正是靠这种顽强不屈的精神前行的。

    【延伸阅读:我爱的美女是二奶】

    口述:阿建,男,32岁,外企部门主管

    没有回忆,怎么寻找?

    ——题记

    阿建问我,七月,你有没有试过,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你所爱的那个人?你不知道她在哪里,面前是纵横交错的街道、人群和车流,突然感觉自己像被丢弃的孩子一般。在酒店23楼的房间里,我曾一度想要纵身跳下。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真的那样,那么,第二天的报纸应该会刊登一则关于一个异乡男子自杀的新闻吧?——那么,她也会看到的是不是?

    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他最终没有那么做。我想,倘若我们的生命可以随意地因为某一个人、某一场爱情而中止的话,那样的人生是不是太过草率了呢?和阿建告别之后,在深夜的出租车里,我听到王菲的这首歌,心里空空落落。有时爱情徒有虚名。每一次都如同诀别,是不是我们,爱得太重了呢?

    1·在遇到May的时候,我有一个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清比我小七岁,还在读研究生。我们几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双方的父母也见过面,相谈甚欢。本来,我是打算明年,清毕业的时候向她求婚的。

    我知道自己并不很爱清,但她确实是我理想中的妻子的样子,乖巧懂事,细致体贴,受到过很好的教育。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介绍她给我认识的。当时,她是他们杂志社的固定撰稿人。清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告诉我,她的理想是做家庭主妇,在家里码字赚零花钱,服侍老公,带带孩子。我那个朋友当时就乐了。他说,阿建就是想找个家庭主妇。不久以后,我和清就谈起了恋爱。

    有时候你觉得人生也就这样了,没有什么会打乱计划。可是,偏偏就会发生些意外,在你正要确定下你的下半辈子的时候,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轻而易举地改写你的轨迹。这正应了那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我和May的这出戏,最重要的道具,是她遗失的手机。这真的就像拍电视剧。我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拾到了May的手机,几小时后,我接到她的电话。声音很好听,是南方城市的口音,过于甜腻的普通话。她说,你好,这是我的手机。然后,我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见到了这个女人。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May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跟着她的上海朋友一起去健身房。她来这里旅行,来了好多天,却突然想去跑步。她几乎无法忍受寒冷的天气,她想要出汗,所以她跟她的朋友说,带我去跑步。May跟我说,她所在的城市,永远也不会有冬天。

    对于手机的失而复得,May显得很兴奋,她慷慨地从钱包里抽出五张百元大钞给我,抱怨自己的丢三落四,庆幸自己遇到了好人。我自然不会要她的钱,这样会显得自己多没有风度啊!May坚持了一会就放弃了,她伸出手,告诉我可以叫她“May”,她很高兴认识我这样一个朋友。我们互留了手机号。May说,以后去S市,可以找她做免费导游。

    我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人,身材娇小,脸生得很漂亮,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穿黑色长裙和深灰色毛衣。我向来喜欢成熟中透出一点天真气的女子。May似乎完全符合我的标准,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又立刻回过神来。

    3·第二天,May请我喝咖啡,说既然不肯收下酬金,就一定要表示一下。那天,是我认识May之后到现在,和她在一起最久的一天。喝完咖啡之后,我开着车带她去近郊走了一圈,夕阳下的农田还是别有风味呢。然后吃了晚饭,两个人都还是兴致不减,于是订了包房去KTV唱歌,唱到凌晨三点。我对清撒谎说陪客户,打电话的时候,May在一边很诡异地笑。从那些眼神里,似乎有隐约的好感流露。我知道,自己正在步步逼近深渊。可是我就是停不下来啊,我那么迷恋和May在一起的感觉。她陪着我疯,陪着我在高速公路上开快车,陪我一起吃路边摊……我感到,自己从未有过这么快乐。

    May在上海呆了十天,遇见我的那次是她的第七个晚上。我们一起度过了两天美好的时光,我甚至还向公司请了一天病假。这些,我都是瞒着清的,就连父母也没告诉。像以往任何工作日一样,一到八点,我便提着笔记本匆匆出门,然后将车直接开到May所住的酒店,当她的真人morning call,然后和她一起吃早餐。仅仅两天,虽然彼此都没有过任何表示,但在旁人眼中,我们俨然是一对幸福的情侣。

    因为我不能够再请假,May走的那天早上,我没有去送她。前一天晚上作最后的告别的时候,May很重地抱了我一下,她说谢谢我,在那么寒冷的上海,给了她最愉快最温暖的回忆,说会在心里一一记下。

    4·我后来想,那一刻,May有没有期望过我挽留她?在我们可能是最相爱的时候,她或许会为了我而逃离原先的生活。她对我说过,如果我们早点认识,该有多么好。可是,我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May走了,而我,还是要继续过我的生活。清说想逢到春天拍婚纱照,所以这一阵就要开始预定排队。我欣然应允,然而陪她走到店门口,看到橱窗里一对装扮华丽的model时,我的脑筋却像突然搭错了一样。我对清说,不拍了,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你结婚。

    我和清因此大吵了一架,从认识到现在,那是我们唯一一次红脸。我直截了当地向她提出分手,她当街打了我一个耳光。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清那么不顾及淑女形象。清的父母打电话给我的父母,我的父母把我骂了一顿。我告诉他们我爱上别人了,而且还要去外地找她。这简直把他们给气坏了。所以,当我第二天提着简单的行李出门的时候,他们警告我,如果我带着哪个不是清的女人回家,就把我们一起轰出去。我妈说,这是人来疯,不是什么爱情。

    5·May在临行前给我她在S市的地址,说如果有机会去,就一定要去找她。像第一次见我时说得那样,May说,她会当我的免费导游。为了缓和告别时的悲伤,她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那些话。而我,也很配合地附和着说“好”。我以为,只要我找到她,告诉她我爱她,那么,我们之间就又可以回到她在上海最后两天时的样子。然而结果,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从上海飞抵S市只需要三个小时,我特意选了一早的飞机。那天是周六,我知道May有晚起的习惯。那样正好,说不定可以看见她睡眼惺忪的模样。May住在一处看起来很高档的住宅区,我在她家楼下打她电话,想给她一个惊喜。果然,这样的突然来访吓坏了她,她向我反复确认了好几次才给我开门。我一见到May,就紧紧地抱住了她。几日不见,仿佛过了几世纪一样。我迫不及待地告诉May我的心意。我想带她回上海,她不用工作,我可以养她,或者,我来S市也可以。在出发来这里之前,我想遍了所有的可能性,甚至打好了辞职报告。

    可是,我最白痴的是,竟然没有想到,如果我被拒绝了怎么办?我以为我大老远地追到S市去,May肯定感动死了。如果我爱她,她也爱我的话,我们在一起,又会有什么问题呢?就在我反复追问她的时候,May毫无表情地说,我要去幼稚园接儿子,你是不是要一起去?

    儿子?什么儿子?是我听错吗?

    你没听错。我儿子已经四岁半了。

    6·May不过二十六岁,居然有个四岁大的小孩。若非亲眼所见,杀了我我都不会相信的。那孩子活泼得不得了,笑起来嘴角也有两个酒窝。小家伙叫May“妈咪”。May让他叫我“叔叔”。

    那个下午,我终于得知了所有关于May的一切。我在上海认识的她,不过是我所以为的她。难道我不应该在更早就觉察出吗?一个二十六岁的女子,在上海住了十天五星级宾馆的观景房,用五百块酬谢捡到她手机的陌生人……这一切,不都证明了她并不是个简单的女孩吗?可是,我竟一点都不觉得反常。

    May告诉我,她儿子的“爹地”是个香港人,在S市有两间工厂,一星期至少会来两次。她二十岁时来到这个城市,在一间酒吧里推销啤酒。他是常来光顾她的客人。她知道他很有钱,已经结婚,有两个儿子。他四十岁,但是看起来体面干净。可是,那时候她很年轻,也很害羞,从未对他想入非非。直到有一天,他帮她辞掉了工作,交给她一处高档住宅的房门钥匙。

    每个女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对此,May并没有觉得羞耻。她知道自己并不爱他,可也喜欢和他在一起时的感觉。出入高级场所,购置奢侈品,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甚至弥补了她心底的那个爱情空洞。May说,若是没有遇到我,可能,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子。

    END

    May说,我们的结局,其实在告别的那个晚上就已经注定好了。那时候,她真的想过要跟我在一起,可是她实在没有勇气告诉我,她被人包养了六年,还有一个儿子。而我,也始终没有开口将她留下。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应该知道,我和她,应该以怎样的剧本收场。这个结局不会因为我的反悔而有任何变化。如果我愿意做你儿子的爸爸呢?这样也不行吗?然而May却反问我说,你能给我,和我的儿子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吗?事实上,你已经知道我们在一起困难重重,不是吗?是啊。May如此了然于心。我已经被爸妈赶出门来了。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要爱你。这样也不行吗?

    May终究没有答应我。我在S市逗留了两天,May在第二天同我一起吃过一顿午餐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不在家里,手机也不接。她发短信给我,要我快点回去。要忘了她才好,忘了这场爱情,就当只是一座海市蜃楼吧。

    那几天,听说上海忽然来了冷空气。S市却真的像春天。我记得May说过,这里永远都不会有冬天。可是为什么,在这片一年四季都阳光灿烂的天空下,我却感到四肢冰凉?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