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之岳夫人最新章节

作者:大姐姐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一至三章完)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

    发言人∶大姐姐

    **********************************************************************

    最近学会上网,浏览了许多网站後,深觉元元确是个中翘楚。金庸的小说是

    我的最爱,看多了别人的改编不免有些技痒,试着勉为学步,为符合情色主题自

    然也添油加醋一番,唯初次习作,功力自属不足,尚请前辈诸公包涵。

    **********************************************************************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一)

    葛长老笑道∶“岳不群年纪已经不小,他老婆居然还是这般年轻貌美。”杜

    长老笑道∶“相貌自然不错,年轻却不见得了。我瞧早四十出头了。葛兄若是有

    兴,待拿住了岳不群,禀明教主,便要了这婆娘如何?”葛长老道∶“要了这婆

    娘,那可不敢,拿来玩玩,倒是不妨。”

    令狐冲大怒,心道∶“无耻狗贼,胆敢辱我师娘,待会一个个教你们不得好

    死。”听葛长老笑得甚是猥亵,忍不住探头张望,只见这葛长老伸出手来,在岳

    夫人脸颊上拧了一把。岳夫人被点要穴,无法反抗,一声也不能出。魔教众人都

    是哈哈大笑起来。杜长老笑道∶“葛兄这般猴急,你有没胆子就在这里玩了这个

    婆娘?”令狐冲怒不可遏,心想这姓葛的倘真对师娘无礼,尽管自己手中无剑,

    也要和这些魔教奸人拚个死活。

    此时只听葛长老一阵淫笑道∶「杜兄可是当真要小弟献丑?」杜长老嘿嘿一

    笑捉狎道∶「葛兄又何必客气,谁人不知你是色中饿鬼?你就一展长才让大夥开

    开眼界吧!」语毕魔教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葛长老受激之下,不禁色胆横生,他

    大步向前来到岳夫人身前,三把两把便将岳夫人剥了个精光,众人眼前一亮,顿

    时鸦雀无声;就连葛长老也为眼前艳色所迷而愣在当场。

    冰^o^火^o^岛 最新情色小说下载 手工输入网址www点bhdao点com

    原来岳夫人虽已年过四十,但因自幼习武内功高强,面貌与周身肌肤丝毫未

    随岁月衰老,反而益发娇滑柔嫩。只见岳夫人赤裸的胴体在日光照耀下,是那麽

    的嫩白光滑;丰满的双乳充满弹性高高耸立,樱桃般的乳头颤巍巍的随着呼吸抖

    动;圆润修长的双腿美好匀称,呈大字形展开,腿根尽处一丛柔顺的阴毛,俯盖

    着如水蜜桃般饱满成熟的阴户,整个身体曲线是那麽的玲珑婀娜,那麽的诱惑迷

    人。

    此时葛长老已按捺不住,他飞快的除去衣裤跪在岳夫人的双腿之间,众人不

    觉又是一惊。原来葛长老身形猥琐又瘦又乾,但胯下之物却完全不成比例的又粗

    又长,并且周边长满疙瘩,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玉米棒!岳夫人身不能动,神智

    却清醒,又羞又气之下全身血液加速运行,雪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潮红,反而更形

    诱人。

    葛长老见岳夫人杏目圆睁粉脸通红,不禁得意万分,他伸出双手揉搓岳夫人

    丰满的乳房,触手之下嫩滑无比且充满弹性,饶是他色中饿鬼摧花无数,也不得

    不承认这是万中选一的极品。

    一旁的令狐冲早已无法忍耐,只是苦於体内真气不受驾驭,无法挺身而出,

    此刻见师娘受辱,义愤填膺之下,突觉一股真气冲上脑门,一时之间身驱已可行

    动,当下大喝一声冲了出来。但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敌人,不到两个回合,他

    体内真气又乱成一团,魔教众人未击中他,他已头昏脑胀颓然倒地。魔教众人由

    惊而喜不禁大说风凉话。「他妈的!令狐冲这小子难道跟他师娘有一手?要不然

    为什麽自己死气活样的,还不要命似的冲出来送死?」「哼!你没看到他师娘那

    模样?那个徒弟能不想她?」众人七嘴八舌极尽猥亵之能事。

    此时杜长老突然大喝一声,道∶「各位静一静!葛兄也缓一缓!且听兄弟说

    话。」杜长老顿了顿接着道∶「大夥今个出来就是要帮助教主一统天下,教主对

    令狐冲这小子不太满意,但圣姑又倾心於他,为此教主很不高兴;如今有个一石

    二鸟之计,既可让圣姑对令狐冲死心,又可叫令狐冲与岳不群生死相搏,如此在

    教主面前岂不是大功一件。」众人一听有理纷询计将安出?

    葛长老赤着下身,得意的道∶「这还看不透?让令狐冲这小子和他师娘奸上

    一奸,这岳不群戴上绿帽,不杀了这小子还能作人吗?那圣姑听了这事还会要他

    吗?」说罢哈哈大笑。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二)

    杜长老闻言也哈哈大笑道∶「葛兄真是明白人,只是如此葛兄可牺牲大了,

    众家兄弟也看不到葛兄的摧花雄姿了。」葛长老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裤,顺手

    又在岳夫人圆润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後尴尬的乾笑两声,开口道∶「我当然是

    以大局为重,现在废话少说赶紧让这俩人奸上一奸!」

    杜长老一改嘻皮笑脸的神态端凝的道∶「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像,此地荒郊野

    外的并不适当。离此不远本教有一处庄园环境幽雅,戒备起来也方便,作这档子

    事最是适合。我看先将这俩人移往该处再详为计较。」

    灵隐山庄大厅中,魔教诸长老必恭必敬的簇拥着教主任我行;只听得任我行

    朗声道∶「此计妙则妙矣,但那岳夫人与令狐冲都是宁死不屈、宁折不弯的臭脾

    气,要如何令他二人行那且之事?难道使用淫药?」

    话声方绝,杜长老立刻接口道∶「启禀教主∶这淫药自是要用,但兵法有云

    攻心为上,属下以为应利用岳夫人与令狐冲二人相互之间关爱之情,而後各个击

    破方为上策。」

    任我行嗯了一声道∶「说来听听。」

    杜长老低头称是,而後侃侃而谈∶「据属下所知,令狐冲自幼失怙,系岳夫

    人一手带大,因此与岳夫人实有母子之情;而岳夫人对其亦关爱有加视同己出。

    二人自身虽不计生死,不受屈辱,但如涉及对方恐怕就没那麽洒脱。属下以为就

    直接了当的告诉二人,对方已中了霸道春药,如不及时交合将血脉崩裂而亡。到

    时候将二人剥个精光关入密室,自然水到渠成;当然,事前还是要在二人身上下

    药,不过不是下要命的霸道春药,而是下快活王道的催情淫药。」

    任我行拂掌狂笑,一边向外行去,一边道∶「我这就去将盈盈带来,让她亲

    眼看看这令狐冲是如何的奸淫师娘。」

    岳夫人幽幽醒来,发觉自己全身赤裸裸的躺卧被窝中,身体且飘散着淡淡的

    香气,显然有人於昏睡时替自己洗过澡,不禁大吃一惊,但自我检查後,却发现

    自己并未受辱,只是全身功力无法凝聚,不觉又满腹疑云。她宁神细想,只记得

    葛长老曾下流的猥亵自己,而後令狐冲抢救自己被擒,其後她急怒攻心便晕了过

    去;至於如今身在何处,落入何人之手则又茫无头绪。此时门一开,杜长老走了

    进来。

    岳夫人刚要开口询问,杜长老摇手制止并朗声说道∶「贵徒令狐冲中了烈性

    春药,如不及时解救,当血脉崩裂而亡,一会我差人将他送来,至於如何解救,

    一由夫人自决。」语罢掉头就走。

    另一边葛长老在令狐冲房内依样画葫芦∶「令狐兄∶岳夫人中了烈性春药,

    如不及时解救,当血脉崩裂而亡,一会我差人将令狐兄送往岳夫人处,至於如何

    解救,令狐兄就自己斟酌吧!」语毕,迅雷不及掩耳的点倒了摸不着头绪的令狐

    冲。

    杜、葛二长老将浑身赤裸昏迷不醒的令狐冲送往岳夫人处,趁便也取走室内

    唯一可遮掩身体的被子,岳夫人身无寸褛,望着赤裸昏睡的令狐冲,心中直如乱

    麻一般,不知如何是好。她心想,冲儿身受淫毒,自己到底救是不救?不救,冲

    儿将血脉崩裂而死;救的话,自己岂不是要和冲儿┅┅

    想到这,突然一丝异样的感觉,由内心深处缓缓往外扩散,原来魔教暗中下

    於二人身上的春药《欲心散》开始发生了效力。这《欲心散》药如其名,效力在

    於欲心,服食者只要心有欲念,药性立刻发挥,进而强化心中原本所存的欲念。

    岳夫人只觉全身燥热,十多年未曾发生的现象,突然再度出现┅┅她的下体

    竟然湿漉漉地渗出了淫水。端庄娴雅的她,平日相夫课徒,修炼内功,生活极为

    单纯,更由於身份的关系,行为一向规律严谨。自从女儿灵珊出生後,岳不群为

    了专心练武,和她早就戒绝了房事,这些年来她除了练武还是练武,可说是心如

    止水,古井不波;但此刻却没来由的感到心猿意马,欲焰横生。

    躺卧在床的令狐冲,情况更为糟糕,他其实一进房便醒了过来,但由於自己

    与师娘均赤裸身体,为免尴尬他乾脆假意昏睡,以免难堪;但忍不住眯眼偷窥了

    岳夫人一眼,这一看可将他害惨了。岳夫人雪白娇嫩的肌肤,曲线诱人的身段,

    立即引发原本深藏内心,对於师娘的爱慕之情。令狐冲和岳夫人一样,脑中也是

    胡思乱想,思潮汹涌。他想∶「师娘中了淫毒,自己到底要不要冒乱伦之大不讳

    替师娘解毒?如果要,那自己不是要和师娘┅┅

    一想到这,猛然一股热潮由丹田窜起,体内乱七八糟的各股真气也迅速向下

    体汇集,雄伟的阳具像充了气般「腾」的一声,直挺挺、硬梆梆的昂然耸立了起

    来。由此这股气来得突然、猛烈,一时之间他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岳夫

    人闻声一惊,转头察看,顿时心中一阵悸动,心脏差点从口腔跳了出来。

    原来岳夫人虽已年过四十,但除了夫婿岳不群外,从未看见过其他男人的下

    体,如今令狐冲胀成紫红色的巨大阳具,威猛的竖立在她面前,怎不叫她花容失

    色,惊诧莫名?进入脑际的第一个思考,竟然是「天啊!怎麽会这麽大!」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三)

    岳夫人惊诧之馀,斗然想起「糟糕!莫不是冲儿淫毒发作想要┅┅」,令狐

    冲装睡不成,只得翻身坐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全身赤裸,满脸惊诧,双眼紧盯

    自己下体,充满肉欲诱惑的娇美师娘,他虽然冲动莫名,但仍保持清明理智。

    「哎呀!师娘一定是淫药发作了,否则不可能像这样盯着我。我就算身败名

    裂,也不能让师娘血脉崩裂而亡。」有了这样的决定,他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

    当下站起身子,向岳夫人走去。

    岳夫人见令狐冲向自己逼近,心中电闪,瞬间下了决心。「宁可牺牲自己清

    白,决不能让冲儿血脉崩烈。嗯!冲儿淫毒发作,必然性欲高张,到时候神智不

    清无法忍耐,定然施暴於我,我就顺势配合他吧!可是┅┅

    令狐冲心意已决,上前一把抱住岳夫人,触手之下,一片棉软嫩滑,那股温

    柔舒适的感觉,使他顿时忘了行动,只是紧紧搂抱住浑身颤抖的娇艳师娘,愣愣

    的站住不动。岳夫人被令狐冲一抱,浑身就如触电一般,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一股浓烈的男人味冲入鼻端,使得她心中一荡,而腿裆中那根火热的肉棒,上下

    左右,乱顶乱撞更是激起她内心潜藏的欲望。

    原本令狐冲要将岳夫人抱上床的,因此在抱岳夫人时双膝微弯,阳具刚好置

    於岳夫人腿裆。由於他体内真气不相统属,到处乱窜,如今受春药导引齐往下体

    汇聚,因此令狐冲挺举的阳具,就像是装满小老鼠的步袋一般,不断震荡晃动,

    就像鼓锤般的敲击着岳夫人的下体。不一会,令狐冲回过神来,方才将岳夫人放

    躺在床上。

    此时岳夫人已是春心荡漾,淫欲勃发,她自然的张开雪白的大腿,露出湿润

    诱人的阴户。那淡红色的肉缝,因腿部向外扩张而微微外翻,隐约可见那引人垂

    涎的风流小穴。

    令狐冲站在床下,扶正乱抖乱动,肿胀欲裂的阳具,对准岳夫人的阴户,刚

    待长驱直入,突然体内七、八股真气同时冲击阴茎,力量之大竟然带动他的身体

    前倾,只听「噗吱」一声,粗大的阳具已尽根没入岳夫人的体内。令狐冲愣了一

    会,顺势便抽动了起来。

    岳夫人只觉一阵刺痛,紧接着就是一波波,无穷无尽的快感。这一插似乎将

    全世界的欢乐,全部藉由令狐冲的阳具送入自己体内。在众股真气窜动下,令狐

    冲就是不动,她已快活的如要登仙,何况令狐冲抽动的是那麽样勇猛,那麽样彪

    悍。她只觉得体内好像有七、八根阳具在同时抽动、撞击她体内不为人知的敏感

    部位,说不出是麻、是痒、是酸、是痛,那股舒畅的感觉,不要说是她有生以来

    从未经验过的,就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过,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子,令人欲仙欲死

    的快乐滋味。

    她实在受不了了,内心有股强大的力量撞击着她,她忽地腾身而起,丰满均

    匀的双腿死命的夹住令狐冲的腰部,双手也紧紧抱住令狐冲的脖子,整个身体挂

    在令狐冲身上,疯狂的耸动摇摆。

    她那丰腴嫩白的臀部,忽而左右摇摆研磨,忽而上下挺耸抽动;两个饱满丰

    硕,柔软可人的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的撞击着令狐冲的面庞,这时候才

    真正彰显出,为什麽葛长老会赞赏岳夫人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因为无论动作多大

    多狂野,岳夫人的嫩穴始终紧紧吸吮住令狐冲的阳具,未曾脱出。此时的令狐冲

    已完全失去了主动,岳夫人就如野马一般,狂乱的奔驰在他的身上。

    令狐冲对於师娘的疯狂浪劲,也是大感吃惊,他万万没想到平日端庄娴雅的

    师娘,竟然能骚浪放荡到如此地步。他只觉得自己的阳具,好像泡在一壶滚烫的

    开水之中,又觉得像是包裹在一团温湿的面团中,层层叠叠湿暖的嫩肉,不停的

    挤压、研磨着他的阳具,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真是无法言喻。

    突如其来的一阵强烈冲动,他忍不住泄精了。在七、八股真气冲击下,精液

    以超过平常十倍以上的强度「噗、噗、噗」一波一波的尽数射入岳夫人的花心。

    岳夫人被那强劲滚烫的阳精一激,瞬间达到了绝顶的高潮,她觉得全身十万

    个毛孔,都张开了快乐的翅膀,带她飞往愉悦的天堂;说不出的快感一波又一波

    如潮水般的涌上来,她全身颤栗紧紧的抱住令狐冲,本能的送上香唇,与令狐冲

    热烈拥吻,两人倒卧在床,静静的享受高潮後的温存,不一会功夫令狐冲竟舒适

    的睡着了。

    岳夫人悄悄起身,用水瓶中的热水将下体擦拭乾净,而後又拧了条湿毛巾,

    替睡梦中的令狐冲擦拭。清理完毕,她好奇的端详着令狐冲软垂的阳具,心想为

    什麽这东西进入体内能带给自己如此大的快感?想着想着,忽然觉得下体一阵骚

    痒,体内感到无比的空虚;原来她体内的《欲心散》并未散尽,此刻又再次发挥

    了效力。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拨弄起软垂的阳具,在绵软的纤手抚弄下,阳具迅速的

    坚硬膨胀起来,岳夫人越看越爱,乾脆背对令狐冲,趴下身子竟低下头去,用小

    嘴香舌舔吮了起来。

    在刺激下,令狐冲醒了过来,他感到师娘的香舌与小嘴在龟头上又舔又吮,

    麻麻痒痒的舒服无比,而师娘白嫩嫩的屁股就紧贴在他的眼前,一时之间熊熊欲

    火再次燃起,且来势凶猛,简直无法抵御。

    他伸手抓住岳夫人的小蛮腰,头一抬,也开始舔吮岳夫人娇嫩的阴户。舔吮

    之间,他的鼻尖不时触及岳夫人的肛门,而每一触及,岳夫人便会全身颤动,并

    发出骚痒难耐的娇呼。令狐冲察觉後,乾脆就专心一志的舔弄起岳夫人那完美无

    暇的菊花蕾。

    令狐冲并非花丛老手,因此不知道岳夫人那菊花蕾的妙处,若是田伯光或是

    葛长老,那就定然如获至宝舍命玩弄了。要知一般女性,靠近肛门部位的肌肤,

    大都粗黑或是长有厚皮,但岳夫人此处却是白白嫩嫩光滑无比;再者她的花蕾形

    状美好,触觉敏锐,一受刺激立刻如水中漩涡一般的旋转收缩,因此为行家评为

    极品,并有个名目叫作「水漩菊花」。

    二人相互舔弄,均激起另一波更为强烈的情欲,岳夫人趴伏床上翘起白嫩的

    臀部,令狐冲跪在她身後,挺起阳具便向前顶去。此时岳夫人春潮泛滥,整个阴

    部连同肛门都是湿滑的淫水,令狐冲一顶之下,体内真气复行乱窜,阳具被真气

    一冲突地向上一跳,说巧不巧竟顺着淫水戳入了肛门。

    岳夫人「唉呦」一声娇声道∶「冲儿!你弄错了。」但是令狐冲这回可说是

    因错得福了,他的阳具甫一进入便觉异於平常,穴内一圈圈的肉箍,不但紧紧吸

    住他的阳具,并且还不断的收缩旋转,较之插入阴户又别有一番快感,因此他听

    到岳夫人的娇呼,不但不停止,反而加速的抽动了起来。

    一时之间岳夫人只觉痛入心,但不旋踵,一种另类的快感便取代了疼痛。

    这时「水漩菊花」的妙处,顿彻头彻尾的表现无遗,那就是「小则紧缩,大则能

    容」。

    令狐冲此时趴伏在岳夫人背上,一边抽插,一边伸手抚摸岳夫人柔软硕大的

    双乳,岳夫人只觉周身无一处不是舒服到了极点,那种畅快舒爽的感觉,使得她

    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啜泣的抽搐益增加感官上的刺激,在一阵翻天覆地的肉欲

    高潮後,两人陷入极度欢乐後的失神状态,半晌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此时令狐冲但觉神清气爽,体内乱窜的真气已不知去向;而岳夫人也觉真气

    复行凝聚,完全恢复了正常。

    令狐冲忽然间想到了一事,忙道∶「师娘!我们走吧!」话一出口,才惊觉

    二人身上寸褛俱无。岳夫人沉思片刻,掀起床单劈手撕成两半,令外又撕了两片

    布条,二人裹上床单,系上布条。这一打扮,男的英俊,女的秀美;其後此装扮

    流传至扶桑大为风行,也就是今日的和服。

    二人寻门而出,赫然发现门外铁板已被人撬开,屋外到处都是死尸,看装扮

    除魔教徒众外,尚有五岳剑派以及一干不知名的人士,二人见状匆匆离去。

    此时死人堆中爬起一人,赫然是魔教葛长老,只听他喃喃自语的道∶「想不

    到这婆娘这般的浪,哼!到口的肥肉竟让她飞了,白白便宜了令狐冲这小子。他

    奶奶的!只要老夫不死非要狠狠的玩死这婊子!」

    **********************************************************************

    『笑傲江湖之岳夫人』首段暂时告终,谢谢大夥捧场!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