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澜曲最新章节

作者: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第六十九章 牢室春色

    平生经历过的香艳场面无数,但还真没有试过站在门外倾听别人欢好,偶尔一次,倒也是颇有新奇的感觉。

    柳北丁竖起耳朵,脸上现出种猥亵的笑,“嗯,嗯,老大!你听到了么?这种声音……好……呃……激烈!喔,我的鼻子!”

    这种香艳刺激的场面靖雨仇见识得多,自然不会轻易受到淫声浪语的诱惑,凝神细听下,他听到了声重重的喘气,这表明洪钟吕已经是“不行”了。“没想到这家伙是外强中干,空有庞大粗壮的身躯,办起这种事情来却如此不济,可能也就只是不到半刻的工夫,他大概就已经‘一泻如注’了尸靖雨仇如是想到,脸上也浮现出奇特的笑容。

    “嗯,老大,你笑得……笑得好……淫荡啊!”柳北丁在旁边提醒道。

    在头上给了一拳,捶得柳北丁满地找牙,靖雨仇再凝神倾听牢室里面的声音,从声音分析,现在里面的情况是,近乎疯狂的钟夫人又开始猛烈的纠缠着无法活动和推却反抗的洪钟吕开始了下一轮的动作,可以想见,现在的洪钟吕一定是十分的痛苦。

    “嗯,这样就好!”靖雨仇满意的点头。催情药物的效力十分的强勤,不让洪钟吕多退“舒爽”几次,药性是不会散去的。靖雨仇在心中默默的替里面的两人计数着次数,“一次、两次、三次……”

    “七次!”靖雨仇一直替两人计算到的次数,里面的声浪已经是弱了很多,可见此时的洪钟吕已经是倍受“摧残”,奄奄一息了。

    “阿丁!看好门户,如果有人接近就在最短的时间内通知我厂靖雨仇吩咐柳北丁,自己则推门进入到牢室之中。

    两具赤裸裸的肉体横躺在室内,洪钟吕高大精壮的身躯滚到了角落里,本来是红色的面颊和古铜色的肌肤现在已经变成一灰白色,可见适才的一番交合让他精力损失极为严重。

    靖雨仇足尖踢了踢状若死鱼的洪钟吕,轻松道:“洪兄!你实在是太够力了,不过这样的实力还是不足以安慰尊夫人的,就让小弟为你代劳吧!”

    洪钟吕虽然体力和精力弱到了极点,但至少神智还是清醒的,不过此时的他也只能用怨毒的目光盯着靖雨仇,却再也无法做出保护自己妻子的动作了。靖雨仇不再去理会他,只是像踢一条死狗般的把这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大敌踢到了一边,以便腾出地方来专心对付钟夫人。

    也许是洪钟吕那方面的实力实在是与本身的武功不成正比,钟夫人好像并没有在如此激烈的欢好中达到高潮,看来她大多数的体力是消耗在疯狂的动作中,而不是因为欲仙欲死到极点而显得娇慵无力。

    原本是变得粉红色的肌肤略有褪色,变成了一种白皙中透着粉红的颜色,小穴口处刖是一塌糊涂,大堆不知道是从谁身体里流出的黏液沾满了大腿间的方寸之地,“啧啧!洪兄,你实在是不太怜香惜玉了啊!如此美好的玉体,居然被你弄成这个样子。嫂夫人,让小弟来代替洪兄来抚慰你吧!”

    靖雨仇的声音不高,但其中却充满了淫秽的意味。

    洪钟吕眼角欲裂,却苦于形势和体力所限,一根小指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靖雨仇提起大桶的水,清洗着钟夫人那一片狼借的胴体。而靖雨仇下一步的动作不问可知,一定会在她的身上施以凌辱。尽管知道妻子很有可能已经被靖雨仇凌辱过了,但亲眼看着她被人玩弄,这种感觉让洪钟吕险些当场吐血身亡。

    钟夫人在微微的喘息中清醒过来,立刻明白了跟前的形势,洪钟吕就躺在几步远的旁边,但夫妻俩却只能互相对望而没有半点办法。

    要玩弄的女人如果是人妻,往往会加倍刺激男人的感官,更何况这钟夫人是给过靖雨仇不少苦头的大对手洪钟吕的老婆,这实在是让他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经过清水的冲洗,当身体上的汗水和黏液被洗掉的时候,钟夫人那雪白滑腻的胴体又恢复了光滑和洁白,两条互相交迭起来的修长玉腿、微微起伏着的高挺酥胸、还没有平息的娇喘,样样动人心魄,刺激男人的感官。靖雨仇俯身轻抚钟夫人那湿洒洒的秀发,微笑道:“嫂夫人,是不是适才的欢好还未让你得到满足?”

    钟夫人恨恨地瞪了靖雨仇一眼,却没有说半句话,她知道在靖雨仇面前说什么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对他没有半分的影响。

    靖雨仇也不再说话,迳自以行动来代替言语。

    手掌掠过秀发抚摸在玉颈、香肩上,靖雨仇那细滑而修长的手指如抚琴般在钟夫人那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掌着,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太敏感的部位,但却是让钟夫人觉得被抚摸得痒痒的,不得不极力忍住。

    靖雨仇赞赏的看着钟夫人高挺丰满的美乳,这不愧是个差丽少妇的玉体,肉峰之坚挺,要强过他的任何一个红颜知己,而那种丰满的少妇肉体,也是清纯少女也无法比拟的。

    双手先试探性的环绕住玉峰轻轻抚摸,尽管早前靖雨仇在这具美丽的肉体上猛烈的发泄过一回,但那毕竟是在不知道她的身份的情况下,如今在知道了钟夫人是洪钟吕的妻子,感觉自然会大有不同。

    一瞥眼间,看到几步外的洪钟吕紧闭着双眼,不向这边望来半眼。

    “钟吕兄!你这样就太不给面子了吧!小弟正在和嫂夫人嬉戏,你怎么可以不认真观赏学习一下呢!”靖雨仇坏心的过去把洪钟吕扳成面向这边的姿势,而且封住了他的穴道,让他无法再闭上眼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靖雨仇和他妻子的香艳表演。

    要想jj好,早晚 bhdao.com

    “这样就对了厂靖雨仇改变了侵略钟夫人的方式,面对着洪钟吕的方向,他蹲坐到地上把钟夫人抱在怀中,让她的两条修长大腿分得开开的,分别搭在自己的两腿上。如此—来,白腻的大腿的尽头处那块迷人的之处,彻彻底底的爆露在洪钟吕眼前。

    大概是从来没有近距离的观看过妻子的这片隐私部位,当看到那因大腿被大大的分开而同样缓缓张开,因而露出了里面粉红色之地的美景时,洪钟吕的双眼竟似有些发直了。

    靖雨仇一直在观察着洪钟吕的反应,看到这个样子令他颇为满意,而接下来的就是钟夫人也做出应有的反应了:他左手从玉臂下钻进,绕到她的胸前抓住她半边的乳峰,他抓得如此的用力,五指都已经深深的陷人到了嫩肉中,雪白的玉乳更是因而泛起了红色,而那鲜红欲滴的乳头则自五指的缝隙间悄悄的探出头来。

    “好丰满滑腻的玉峰!”靖雨仇一边赞叹一边让五指在肉峰上大肆来回活动着,他的手法看似胡乱而又有条理,每根手指都抚摸过钟夫人乳峰上的敏感穴道,给予她的肉体最大的刺激:“呃……啊……”钟天人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发声,那必然是因为被靖雨仇的高明的催情手法挑逗得呻吟出声,而丈夫就躺在离自己的身前不远处:本来双腿大大的劈开任由洪钟吕尽情欣赏她胯下蜜穴问的无限风光已经就够让她感到羞耻了,她和洪钟吕虽然是几十年的夫妻,但因为不合,运相互间亲热也是绝无仅有,更别说是让他窥到自己如此淫荡分开大腿的模样了。

    靖雨仇大概知道钟夫人的想法如何,他也并不急于求成,似钟夫人这般贞烈刚强的女性,要耐心的加以挑逗颇长的时间才会让她就范,而其中的乐趣更是靖雨仇所要享受的。

    左手的五指在充分的享受着玉乳的美好,右手的五指也要不甘寂寞了。靖雨仇伸处右手,同样抓住另半边的肉峰,双管齐下,从两面一起佻逗刺激她的肉体。指头从玉乳上面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不时还分出一两根手指去研磨、捏弄她那有些寂寞的乳头。而且靖雨仇的嘴舌也没闲着,从后方不住啃咬着钟夫人的后颈,或舔或吸,在光滑细嫩的颈子上留下了无数的牙印。

    此时钟夫人的情欲已经不能用紧咬牙关来抑制了,她必须要头部不住的晃动,小嘴或开或合才能勉强抑制住因为挑逗而发出的呻吟声。

    而尽管如此压抑,却依旧阻止不了喉间一丝丝娇哼的声响。

    靖雨仇心中暗笑,这钟夫人实在是不够聪明和变通,明知道如此的忍下去,到最后来的结果依然会是她经受不住自己的挑逗,彻彻底底的被情欲之火支配,而要知道,这样逐分逐分的把一个贞洁烈女调弄起情欲来,进而让她自己投怀送抱,正是男人的最大乐趣之了靖雨仇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唇舌间的频率也加快加重了许多。

    钟夫人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有效的方法来躲避靖雨仇的侵袭了,她只能通过不是十分有效的晃动来躲避靖雨仇唇舌的进击,因为后颈处是她不逊色于蜜穴处的敏感部位。

    “你要乖乖的哦!”靖雨仇把口中的热气吹到钟夫人的耳孔里,唇舌也转移方向开始进攻她的耳珠。含在口中一会儿后,像是怕融化般的不时再轻咬两口,以证实道鲜嫩可口的小耳朵没有被他给吞到肚去。

    钟夫人不住的从鼻息间喘著有些沉重的气息,从愈来愈急促的呼吸可以知道,这刚强烈性的美女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乖乖的把身体放松,一会儿你就要享受到人世间最大的乐趣了!”靖雨仇不住的在她耳边灌着迷魂汤,手掌也开始从乳峰上撤下而改为抚摸上她的大腿。

    在女性当中,钟夫人的忍耐力的确是非常了得的,尽管抵抗力至少已经去了一半,但她的意志还能保持适当的清醒。靖雨仇突然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让她知道,只要对方想,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顺着大腿内侧直接抚上她最为隐私的蜜穴。

    “不!我绝对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即使是到最后无法坚持,我也要坚持下去!”钟天人如是想着,她更进一步的咬紧牙关,抵抗着身体内泛滥的情欲。

    对于这个贞烈的妇人,靖雨仇也是暗暗敬佩,的确是个有韧性的少妇,不过同样的,这也给他带来更大的征服快感。

    看来上半身的刺激还远远不能让她屈服,靖雨仇决定加大进攻的力度,伸到钟夫人大腿上的手掌开始活动起来,并没有立刻急于直接沿着大腿内侧直达蜜穴,而是在大腿和膝盖的部位的肌肤上来回的抚摸了起来,那细致光滑的肌肤令他赞赏。

    本来已经做好了这恶贼的魔手要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的准备,钟夫人紧闭美目等待着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而片刻之后,想像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靖雨仇反而是以温柔的手法抚摸起她的大腿来。并没有认为对方是就此想放过她,钟夫人此时明了了,靖雨仇的调情手法实在是无比高超,他要的不仅仅是她的肉体,而是要她从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都对他臣服。

    心内一寒,两行清泪从面颊上流下,钟夫人彷佛预料到了自己被挑逗至癫狂的境地,放浪淫荡的狂呼乱喊着,做出种种淫荡至极的无耻举动,放浪的迎合著丈夫以外的男人。

    好像是明了了她的想法,靖雨仇此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对钟夫人来讲不啻于是恶魔的微笑。靖雨仇的魔手也不再拘泥于在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而是逐渐一分一分的向里面摸去,速度是无比的缓慢,但却带给了钟夫人心上无比沉重的压力,她只能感觉着靖雨仇的逐渐接近。

    “好滑腻……!”靖雨仇的手指摸到了钟夫人蜜穴处盛开的两片花瓣,轻理着那因为激情已经肿胀不堪的嫩肉,靖雨仇用两根手指不住的来回摩掌着、刺激着。

    随着手指的动作,靖雨仇渐渐感觉到了从蜜穴深处传来的一片湿润的意味,四周的肉壁完全违背了主人的意思,夹住了侵入的异物,而且还在不住的蠕动抚摸着。

    “好紧的小穴!”靖雨仇赞道,他重重的在钟夫人的乳头上捏了一把,让她疼痛得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小穴里流出来的东西!”靖雨仇把手指伸到她的面前,在她眼前不住的晃动着沾满了她的下体里流出的蜜汁的手指。

    钟夫人羞愧欲死,她有些恨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被靖雨仇在蜜穴处稍加挑逗就湿成了这个样子。

    靖雨仇看着她那有些因为羞赧而显得发红的脸,强行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小嘴里,强迫她品尝着自己下体内传来的味道。

    受制于身体的行动几乎是全被封住了,钟夫人的小嘴香舌只能被动的含住侵入进来的手指,不情不愿的品尝着上面的味道、自己下体的味道。

    “嗯,很淫荡的样子,看来你很有荡妇的天分啊!”靖雨仇微笑道,务要进—一步的摧垮她的心理防线,“等会要记得用这个样子吸我厂靖雨仇抽回手指,重新又返回到了她的蜜穴处抚弄。只是这回是右手五指齐上,两根手指撑开两片肉唇,其余的手指着寻找着顶端的肉核。

    鲜嫩的肉唇顶端,嫣红的肉核很快的就被靖雨仇的手指找到翻出,他的手指灵活的控着那粒近似于红色的珍珠状的东西,加紧刺激着钟夫人的蜜穴处最脆弱的所在。

    “呃!呃…啊啊……”钟夫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嘶叫声,蜜穴探处的肉壁剧烈地收缩着,明显是要达到高潮前的征兆。

    尽管已经玩弄过这美艳的妇人一回了,靖雨仇还是没想到她会如此敏感而易达到高潮……;靖雨仇语带讥讽的问着,“钟吕兄!我想……嗯,你从来没有品尝过这种味道吧,更别说是嫂夫人的味道了。”

    洪钟吕首次接触到这种女人下体因为高潮而流出来的东西,他此时神色间一片狼借,根本无暇对靖雨仇带有讥讽色彩的话作出任何的反应。

    居然在丈夫的注视下达到了高潮,这——瞬间钟夫人直欲钻入到地下去。

    靖雨仇此时的下体已经被刺激得高高挺起了,要不是另有个奇妙的想法在支撑,他已经要用力弄开钟夫人的大腿,直截了当的以猛烈的力量彻底占有她了。

    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靖雨仇一手托住钟夫人的玉体,另一只手居然顺势伸到了钟夫人的玉臀之下。

    “啊!你要做……什么…呃厂当钟夫人察觉到靖雨仇的举动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靖雨仇以指头略微试探了她的后庭,手指猛地向里一伸,硬生生的闯入了她的下体中。

    经过早些时候的开发,钟夫人已经能够承受异物的入浸厂,只是有些出其不意让她没有准备而已。

    手指在下体的深处摩学着里面的嫩肉,加上靖雨仇突然又一次从前面的蜜穴处插入了手指,前后的两处手指彷佛能够相互触碰到一般,两下前后夹击,将钟夫人刺激得死去活来,小嘴里这次可是没有声音发出了,不是忍耐情欲的功夫够好,而是被强烈到极点的快感刺激得发不出声音来。

    靖雨仇的真气透人钟夫人的体内,可以清楚的把握到她体内的每一处状况,他发出了神秘的笑容,忽地腾出一只手点在钟夫人的小腹上,一股真气透体而人,直接刺激着深处的神经。

    “啊!啊!”钟夫人张大了小嘴,小腹处被靖雨仇一点,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身体用力的抖了抖,一股水流由小到大的从里面涌出。

    在靖雨仇霸道的刺激下,钟夫人竟然被刺激得失禁了。

    这下子,兀自还躺在钟夫人身体下方的洪钟吕可是享足了“大礼”,一股温暖而带着异味的液体不但直接灌入到了他的口中,而且还喷了他个满脸。

    钟夫人的脸色变得苍白,但仔细瞧去,苍白中还蕴藏着红晕。靖雨仇的这一无赖招数,将她最后的自尊打得粉碎。

    “我来了!”靖雨仇解放出自己胯下之物,俯下身去缓缓接近她的蜜穴。

    钟夫人的所有信念全部被摧毁,一丝的反抗意识都已经不见了,她只知道尽量的放松身体,迎接靖雨仇的下体的侵入。

    雄伟的肉棒缓慢的插入到了鲜嫩的蜜穴中,随着肉棒的深入,磨擦着四周的肉壁,激起了阵阵的声响,引得她再次蜜汁狂涌。

    虽然眼前有着美艳而成熟的肉体,但靖雨仇此时可是没有半点想享受的心情,周才钟夫人和洪钟吕交合七次,籍着催情药物的作用,洪钟吕的精力已经被钟夫人的肉体至少吸了三成过来,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三成的精力吸过来占为已有。

    这种精力并不是简单的内力真气,而是一个人的生命精华,虽然并不是真气,因而不能增加自己的功力,但多吸收了这些生命的精华,就足可以使自己的体质更为进步,以后功力增加的余地就会更大了。

    一丝丝的凉气在两人的交合处传来,靖雨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蕴藏在钟夫人花心深处的那股生命精华。他双手抚摸过她的乳尖,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乳头,腰部则猛烈的做着运动,让下体猛地全部抽出,又猛地全部塞进去。尽管钟夫人蜜穴颇深,但靖雨仇那长长的阳物依然能够每次都重重的戳在她的花心深处,顶得花心处的软肉不住的向里收缩着,而当软肉收缩到极点的时候,那大量的生命精华就会伴随着钟夫人的阴精大量的涌出了。

    在靖雨仇狂猛的攻势下,钟夫人的小嘴长得大大的,甚至唾液还顺着嘴角流出,妩媚的美目再也没有情欲迭起时的眼波迷离、盈水欲滴了,钟夫人双眼无神,显然是被靖雨仇那超乎常人的尺寸弄到了失神的地步。“喔——”随着靖雨仇一下特别猛烈的撞击,钟夫人眼角流泪、嘴角带笑,被弄得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靖雨仇的肩背处,死命的紧搂着,怎么也不肯松开。

    靖雨仇知道她这是高潮到了极点的征兆,再让他以极其猛烈的态势向里面狠狠的戳了数下,终于如愿以偿的迎来了钟夫人最大而且是最后一次的高潮。

    娇嫩的嗓子在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嘶叫呻吟声中早已经嘶哑了,钟夫人张大了小嘴,不住的摇晃着蛲首,两条修长的玉腿盘在靖雨仇的后背上,而蜜穴深处的花心软肉亦是紧紧的包围着他的分身,阴精和洪钟吕的近三成的生命精华狂涌而出,顺着靖雨仇的分身被吸入了他的身体。

    急涌而来的东西太多太急,靖雨仇一时间无法吸纳,他连忙急速运功加以吸纳炼化。

    “砰!砰!砰!”急速而猛烈的撞门声突然间响起,让没有心理准备的靖雨仇险收运功不畅以至于走火人魔。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