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完整版)最新章节

作者:  返回本书首页  TXT全文下载  加入书架  给本书投票  错误举报

第三十九章

    “教父”并不是个无情无义的机器人,相反,他内心也是特别的细腻,对帮内的弟兄很够义气,但他办起事来果断老辣,手狠心硬,让人真不知道如何理解。从他在半道上做掉昌叔,截回他的初恋情人唐婉娟这事上就可以看出,他对初恋的唐婉娟还是念念不忘的。

    “教父”没有把唐婉娟放在身边,而是安排在离家较远的一个新购的房子。其实这不代表他怕“教母”,唐婉娟在这里也是半公开的,还与她过去的姐妹们来往。

    教父泡了一段时间的唐婉娟也就慢慢地冷了一些,说来也是,唐婉娟比教母要大一岁,虽然也是个成熟性感漂亮的女人,但比起教母来还是略显逊色。教母姐妹两人与唐婉娟漂亮程度虽不相上下,各有千秋,但教母气质能力是更胜一筹,教母的妹妹佳丽却温柔沉静,而唐婉娟多年来与老头为妻,显得成熟妖娆些。教母与教父共同打造事业,又把妹妹一同嫁给夫君,对于教父来说唐婉娟与教母姐妹二人谁轻谁重他自然明白在心,沉溺在唐婉娟那里一阵后,不免要回到教母身边,好在教母也是个胸怀大会做人的女人,她知道教父离不开自己,但又不能时时系住,只好放任他一下自然会回来。

    教父偶然也会来与唐婉娟那里住一下,但大部分时间都在陪两个夫人。所以唐婉娟的许多时间也在和袁静在一起。起初我还不太自然,因为我毕竟还娶过她女儿,后来又把她家灭了。但她对我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也许她在这个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圈子里见得太多的缘故吧。但在如何称呼她上,我就费了好大的力气,起初我叫她娟姨,后来听袁静叫她娟姐,我也觉得叫她娟姨不妥,于是又改叫她娟姐。

    那天,袁静不在,婉娟对我说:“小锋,你还是叫我娟姨吧。”

    我有点诧异,道:“为什么?”

    “婧如再过两个多月就要生了,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要叫我作外婆,你不能叫我作姐了。”?

    我一下蒙住了,好久没出声。我想:要是婧如又生下一个孩子来,我怎么回去向姗姗交待?怎么向媚姨和林叔叔交待?于是道:“不行,得打掉!”

    “迟了,打不了了。婧如年少,不知道,我也是前一阵子才知道的,要不早就可以打了。”

    我一想,婧如不还这么年轻,还不到十九岁,要是生下孩子来,怎么带?她还怎么去上学?于是道:“都怪我,是我害了婧如。”

    娟姨道:“有你这句话,我就高兴了,证明你还是个好人。许多时候身不由已,我也不怪你,我也一样。等婧如生下孩子后,休息一段时间,可以重新上学。”

    “娟姨,我想去看看婧如。”

    “不行,婧如对你还有很大的气,你去了让她生气起来,反而动了胎气,伤她和孩子的身体。”

    “那怎么办?”我看着娟姨道。

    娟姨过来拉住我的手道:“见你对婧如那么好,我也知足了,等以后她对你没那么恨了再去。”

    我无言地抚摸着娟姨拉着我的那只手,看着她,突然,感觉到一丝丝淡淡的香味传来,是如此的迷人,我的目光居高临下地从她胸前裙子的开口看见了她裙里两只鼓涨的大奶子,我的目光连忙移开,放开她的手走到一旁。

    娟姨也没觉察到我的异样。就这样我们又呆了一会,袁静回来了。

    一连几天,我脑子里都是娟姨的身体和香味。但我还是有理智的,第一、婧如有了我的孩子,娟姨真正成了长辈。第二、娟姨与绣蓉不同,绣蓉她们落难,是靠我救她们的,当然我要她们供我取乐。第三、娟姨是教父的女人,无论是谁,万万不能染指的,不然自找灭亡。我当然知道,所以,想是归想,(你知道,我连自己的婶婶及媚姨都上了,还会在乎什么吗?)我没有对她有什么不轨的言行。

    但有些时候,总有一些天时地利的时候。

    那天,我和袁静正在看以前我给她拍的写真的时候,娟姨来了,她完全被袁静那艺术优美的写真所迷住了,发出了由衷的赞美。当袁静说这些都是我所拍的时候,娟姨更是对我刮目相看。并流露出也想拍一部写真的想法,袁静趁机道:“是啊,娟姐,你要不拍,等到老了,肌肉萎缩了,皮皱了,到时你再想欣赏年轻时的美就没有了,现在趁着皮肤还光滑,身材还好,拍下来,等到以后别人说你人老珠黄时,你至少可以拿这些出来说,当年我身材比你们要好多了!”

    娟姨完全动心了,我们约好过几天拍。我对娟姨说:“娟姨,你的身材丰满,你要准备好两套丝绸旗袍,几套睡袍睡裙,几套漂亮的文胸和小内裤说得娟姨脸色通红,格外娇艳。

    第二天下午,我们来到野外,给娟姨拍了一系列的旗袍、裙装艺术照,同时也给袁静拍了不少,直到天色渐暗,我们才满载而归。

    吃了晚饭,我们把袁静的卧室整理得格外温馨和奢华,柔软的大床上铺盖着深蓝色的柔缎,沙发,台桌全被罩上了柔软鲜艳的绸缎,更让卧室显得淫糜。

    大家洗了澡,先是袁静要拍怀孕的裸体写真,睡袍、奶罩小裤衩一样一样地来拍,无论是身着睡袍还是身着三点式的袁静,即使是挺着六个多月大的肚子,仍然是那么的柔美和艳丽,那气质依旧是那么端庄和典雅,连一旁看着的娟姨也赞叹不已。我甚至一时被陶醉了,想,我一辈子只娶她了。

    接下来就是给袁静拍裸体了,全身一丝不挂的袁静,小腹已是高高隆起,她腆着大肚子,时而伏在床上,高翘起光臀,露出小穴,时而侧躺在床上,高举一只腿,让丰穴亮出来,时而仰躺做着各种姿势,弄得我欲火焚身。我边拍边指挥袁静,让她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对她轻轻地道:“静,让娟姨帮拍,咱俩来几张做……的,怎么样?”

    袁静白了我一眼,道:“你真坏!小心肚子的宝宝,还没呢。”

    我把相机交给娟姨,抱住袁静,把她放倒在床上,接着脱去自己的衣物,一条直立上耸的肉棒显了出来,只听到娟姨“啊!”地失口叫了一声,我知道她在为我的肉棒粗长而吃惊。这下她该知道她女儿为何每次都被我弄得死去活来了吧。

    袁静躺在床上曲卷着双腿,鼓涨的小腹下白嫩肥软的肉穴外翻亮了出来,无比诱人。我用大如鸡蛋的棒头在她肥穴中间的裂缝上来回摩擦顶弄,只听到袁静“嗯嗯啊啊”地不住叫唤。娟姨在不停地变换角度拍着,我示意她过来拍几张特写。因为我听袁静说过,她和娟姨关系很好,以前还是昌叔的二夫人和三夫人时,经常一起同床伺侯昌叔,所以看彼此被男人奸弄已是常事。

    我和袁静做了多种交欢的姿势,忽而男上女下,忽而来个观音坐莲,忽而隔山取火,忽而来个老汉推车,忽而把肉棒让袁静用双乳夹住。当然,这不是真做爱,只是摆姿势给娟姨拍,一阵之后,我和袁静欲火焚身,交战迫在眉睫。

    于是我又一次放倒了袁静,她明白下一步我要做什么了,双眼更是含情脉脉,于是我深深吐出一口气,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的更开,用双手支撑着身子,挺着火热的大宝贝,对准了桃源洞口,轻轻磨了一下,然后一顶整个棒头就塞进肉穴。猛力直插。我感到大宝贝在肉穴里被挟的好舒服,棒头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我又用力顶入,只听袁静“啊!”地一声,“别……太深……”

    我明白她怕弄到我们的宝宝,于是让她合拢双腿,

    抽了没多久,我将袁静的双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宝贝,对准小穴,“滋”的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了。“噗”的一声又拔将出来,就这样“噗滋”、“噗滋”,大宝贝一进一出。这姿势,女的肉穴大开阴道提高,大宝贝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站立,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我的我欲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被大宝贝的碰击,却发出美妙的合击声。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这时的袁静也感神魂颠倒,大声浪叫着:“好弟弟……插的姐姐痛快极了……鹏弟弟……你真是姐姐的好相公……弟弟……姐姐好舒服……啊……太美了……”

    “嗯……好软……好细……好丰满……”我抚摸她的双乳,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哎呀……姐姐要上天了……弟弟……快……顶……啊……唔……姐姐……要……出……来了……喔……”果然,我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的好不舒服。她淫精一出,我将她的双腿放下,伏下了身,吻着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

    我的大宝贝将她的小穴塞的满满。她扭动着身体,适应着我双手的抚摸。她双妥紧夹,配合著我大宝贝的抽送。我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她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她大声浪叫着:“啊……美……太美了……啊……姐姐来了……快活死了……锋弟弟……来了……你给姐姐……太美了……插吧……把小穴插穿了啊……”

    www.bhdao .com 冰 火 岛提醒您 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啊……美死了……弟弟……”俩人静静的拥抱着,享受这射精后的片刻美感。

    我看了看,娟姨不知何时不在了。

    不久,两人又重燃战火。我先是轻轻抽动,袁静上下配合著我的抽插。同时口里浪叫着,令我发狂。

    “啊……好……弟弟……好美……喔……对……插的真好……你……真行……这一插……插得姐姐……好舒服……弟弟……姐姐摇的好吗……插呀……插到底……插到姐姐花心去……啊……唔……美死了……美……”见她更加浪,我也更加疯狂的抽送。

    “嗯……哼……啊……喔……”

    “啊……弟弟……弄姐姐……舒服吗……”她淫态毕现。

    “哈哈……太棒了……好过瘾……”

    我加快速度抽插起来,一会儿袁静猛地感到一阵快感袭上身来,一抖索,吐了口气:“啊……美死了……”一股热滚滚的阴精,直喷而出,浇在我的龟头上。

    “弟弟……坏弟弟……舒服吗……姐姐……好痛快……美极了……”

    “姐姐吃饱了,弟弟可没吃饱。”我说完,一起一落,一进一出狠狠抽插起来。我大棒头的肉棱子,紧密的磨着阴壁,使的袁静的高潮再度升起,好久之后,袁静又是娇喘频颤声浪哼,又要泄了。

    “啊……啊……弟弟……姐姐……舒服……死啦……可……可……重一点……快……姐姐……要升……天了……”

    我感觉到她的肉穴一阵阵收缩着,知道她又要出精,那火热的宝贝在她那湿淋淋的肉穴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就这样又抽送了盏茶功夫,终于袁静又泄了精,我丝毫没有停下,仍然大力抽插着,由于袁静双腿合力夹着肥肉穴,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感到又滑又紧,终于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一大股一大股浓精射出,直达袁静肉深处……

    我伏在袁静身上好久,娟姨进来,道:“你们两夫妻玩够了吧。真疯。”

    袁静道:“姐,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见过你跟那个老头,没见过你跟他。”

    我道:“娟姨,还没给你拍呢。现在给你拍了。”

    “是啊,你们只顾玩,哪里还记得给我拍。”

    娟姨身着一套一袭黑色绒质的旗袍,裹着丰腴白皙的娇躯,云发曲卷,素颜映雪,体态丰满充满了韵味,而高挺的奶子和浑圆的臀部更充满了诱惑,越显得雍容华贵,端庄秀丽,她似朵秋菊在风霜中坚强独立。时而颦眉、时而嘘息,像是满腹心事,无限的惆怅,诉之于流水,抑或寄之于行云,而流水永逝,行云无声,唯有淫糜的卧室和床上用品伴着美人。我抓紧时机一连拍了十多二十张才让娟姨换上另一件饰物。

    只见娟姨穿着鲜红色肚兜,外套薄纱,下着长丝裤,乌黑的长发贴着白皙的颈脖,原本就嫣红的双唇抹了淡淡的口红,更显得丰盈欲滴。令人侧目的丰满胸部,在贴身衣料的衬托下格外饱满浑圆,身材凹凸有致,全身充满了热力。娟姨身体里面的山山水水或遮或露,若隐菲现,让我想像无穷。我虽然刚干完袁静,也禁不住口干舌燥,欲火也慢慢地升了起来。

    我一边给娟姨拍摄一边欣赏她的美艳与风情,特别是她倚窗、扶椅、卧床等各种姿势中的旖旎风情,风吹杨柳的婀娜体态,她云鬟雾鬓,剪水双瞳配着白里透红的肌肤,雪藕般的皓腕,真是一个让人魄飞魂荡的美妇人!使得我对面前的这个美人儿,真像是一团熊熊的火焰,直烧得我大乱。

    而此时娟姨也被我的才华深深地吸引,她那颗芳心早已噗噗地跳个不停。是啊,自己的身体在一个壮男的眼前展现,每一秘处都向他敞开,那种又羞又喜,欲遮还露心态,不是像在诱惑这个曾是自己女婿的男子吗?虽然娟姨及袁静和我之间还是很随和,特别是她们俩之间共一个丈夫,但此时的娟姨毕竟还不知道这曾是自己女婿的男人的心里想什么,自己年龄又大了一些,而且看刚才我和袁静做了爱显然对她没兴趣,加之袁静此时也在旁边帮她做姿势,所以娟姨还是一心配合工作。

    其实,不知什么时候袁静已走开了。此时娟姨已换了一件肉色的睡裙,里面没有穿着奶罩没有三角裤。耸立的一对丰乳把睡衣撑起好高,透明的睡衣隐约看到丰包上的阴毛,三角的黑色衬托出煞是迷人,丰腴的身体更是充满了诱惑。我拍了几张之后,就要给她来个阴部特写。我让她趴在床沿,臀部翘起,将她的睡裙下摆捞起来,只见她那只大肉穴外翻出来。我故意道:“怎么这么干燥,要晶莹一些就显得嫩些。”于是用中指到她穴心轻按下去并微微揉起来。娟姨并不感到什么,以为是拍摄的需要。但她身子有些颤动,她极力掩饰自己。不一会,琼浆汨汨而出,那里已是非常滑爽了。娟姨颤颤地道:“行……行了……么……”

    我道:“哦,水太多了,我帮你擦一些。”说着,悄悄地褪去裤子,把肉棒提起来,用棒头去“擦”她的肉穴。当她还没明白过来时,我轻轻一顶,娟姨的肉穴裂开,棒头已顶入了穴中。娟姨身子颤动了一下,道:“你……你这干什么……”

    我俯身下去握住她两只丰硕的大奶子,轻搓着道:“娟姨,我想干你!”她慌乱地抓住我握住她双乳的手想扯开,道:“快拿开你的手。我是你儿子的外婆啊……”我不理她,继续搓弄,她又道:“先拿开你的手……我……”

    我拿开手,但却将肉棒捅入她穴内的深处,她浑身颤抖着。我道:“娟姨,我拿手开了。”接着给了她一连串地抽插。她“哦哦啊啊”地直叫唤。直到我停下来后,她转过头来,媚眼含春,娇嗔道:“你……好坏……真是坏透了……”

    看着她满面春色的样子,我俯身搂过去摸弄她的奶子。一口吻在她嘴上。

    我让她的身子完全躺下,抓起她的两脚往外拉开,俯身向她压去,坚挺的肉棒顺势慢慢深入。从她越来越沈重的呼吸,和逐渐展露欢愉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已经渐入佳境。肥穴内的琼浆越来越多,我的阴茎更加顺利地抽送自如。

    “啊……好舒服……小峰……嗯……好……小峰……小峰……嗯……啊……嗯……快……嗯……小峰……我好……快活……”

    她的脚被我高高抬起,身体扭动得十分激烈,我的宝贝混合著娟姨的琼浆,润滑度极佳,使我很顺利地抽送。她抓着我的手臂,随着我猛烈的动作越抓越紧,指甲都掐进了肌肉里。她近乎疯狂地挺腰,像狂乱的波浪一样扭动香汗淋漓的身躯,脸上充满着快乐的表情,头随着节奏摆动,长发散乱地披落在床上。

    “啊……小峰……我上天了……啊……不行了……”忽然间,她眉头深皱,全身僵硬,张大了嘴,却没发出声音,我感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阵子,然后就无力地瘫软着躺在床上。

    过了一会,我扶起了她让她坐着,自己则躺了下去,抓着她的手来握住我的肉棒。娟姨跨坐在我的大腿上,轻轻地移动臀部,我双手扶住她的腰,让她蹲起来,将私处对准我的肉棒,再慢慢地坐下。她握住我的肉棒调整位置,当顶端接触到私处时,娟姨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她咬着上嘴唇缓缓地动着臀部,浅浅地让我俩的下部接触。

    蹲坐的姿势让她能掌握我进入她身体的程度,并自由的壤短炫翕套弄。我的龟头感到她的琼浆早已泛滥了肉洞,肉棒随着她身子的起伏而慢慢地深入。她的表情舒缓而充满快感,不断地加大上下动作的幅度,我看着娟姨闭着眼在享受套弄的滋味,肉棒插入她的肥穴真是有种无法言喻的快感。

    由下往上看着娟姨,美丽的胴体呈现在我的眼前,娟姨的动作造成丰满的双乳摆动不已,让我恨不得一口咬下去。而渐入佳境的她,放开原本撑在我胸部上的手,双手交舼抱在胸前,不自觉地挤压着乳房,藉以获得更大的快感。我伸出双手拨开她的双臂,手掌覆盖住她的双峰,用中指和食指夹住她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右手顺时针,左手逆时针地画圆似地搓揉着她柔软的一对圆滚丰腴的双峰。

    她的喉咙发出低沈的声音,头向后仰,一头乌黑的长发泄了下来,双手往后撑在我的大腿上,上身向后弯拱成弓形。原本她上下的动作,由于这时我的宝贝已经全部插入她的肥穴内,所以她自然地改成只以腰部前后地扭动,让紧密结合的外阴部能藉着摩擦而产生更强烈的快感。她的头向后仰,发出断断续续地娇喘声。

    伴随着她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这个女上男下的体位虽然对男方来说颇省力,结合的程度也蛮深的。我坐了起来,双手抱住她的腰,变成两人面对面抱坐的姿势,我再改成跪姿,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她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我则捧起她的乳房,用力地吸吮着她的乳头,一边用力挺起腰,重重地用宝贝在她的肥穴抽送挺刺。

    她狂乱地摇摆着头,配合著我抽送的节奏,波浪似地扭动着臀腰,满足地叫着,深度的结合加大对宝贝的刺激,我和她忘情地扭动下半身,在我使尽全力冲刺下,娟姨狂野地扭动着,最后达到了高潮,她瘫软了身子。

    片刻之后,我将她轻轻按在床上,伸手握着她那高挺的玉乳,以熟练的技巧,在她周身性感的地方,玩弄挑逗,娟姨经过我的挑逗,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无言的呻吟。我跃身压下,热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头,丁香巧送。

    当宝贝抵近肉穴口时,她的小穴像两片大门忽然张开,我的火热大宝贝,也顺势“滋”地一声,直抵花心,整个塞入,她一阵异常舒服。这时的娟姨,双腿紧勾着我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我的宝贝更为深入。我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的抽插,插的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哎呀……冤家……好弟弟……你真……会干……姐姐……姐姐真痛快……太好了……”

    我为了把握这每分每秒,拿出全身的功夫,使她乐个透顶,于是又一阵猛插,深深浅浅,各种功夫都使出来。不久,娟姨又乐的大声浪叫道:“哎呀……哎呀……弟弟……你太好了……嗯……美……太美了……”

    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我也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她娇媚风骚、淫荡,挺着屁股,恨不得将我的宝贝都塞到肉穴里去,她的浪水一直流的不停,也浪叫个不停。

    “哎呀……弟弟……姐姐可爱的弟弟……干的……姐姐……好舒服……舒服极了……哎呀……插死姐姐了……嗯……喔……唔……姐姐爱你……姐姐要一辈子……让你插……哎呀……嗯……喔……你……插的……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姐姐……痛快极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